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关于观测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好了,好了,蓉佳,过来,我教你怎么画。”

白滋叶推着蓉佳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问道。

“哪里不会?”

“发饰啊、脸型啊之类的都不太会。”

“那些要这样画,重点是这里,还有要与真人区别开,其实没有一定限制的,画得越可爱越好。”

“对了,顺便说一下,头发也不能像画真人那样,要这样,才有一种二次元的感觉。”

“砰砰。”

“是我,古苤。”

刚坐下来没多久,乔禾蝶又去开门了。

“欢迎,古苤。”

“禾蝶好。”

古苤向着乔禾蝶摆了摆手后如是说道。

然后径直走到了何奈悠床下。

“奈悠,奈悠,快教我怎么才能把花养活。”

“诶~花也能养死吗?”

“什么!”

古苤犹如遭遇了晴天霹雳,被吓呆了。

“抱歉,因为我没养死过。”

“就是这样,要把发饰和头发很好地契合上哦。”

周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禾蝶,你养死过花吗?”

深受打击的古苤向乔禾蝶寻求着救赎。

“没有吧,不过花都会死的。”

“这样啊……原来只有我连花都养不活嘛,明明家里是做绿化的。”

“花很好养的哦,只要每天……”

何奈悠在上方说教着。

“我在下面听不太清,可以上你床吗?”

古苤在床下询问道。

“上来吧。”

古苤脱掉鞋,走了上去,躺在何奈悠的旁边,靠着同一个枕头。

“在看什么书?”

“养生的书。”

“这么年轻,看什么养生的书啊。”

“诶,精力不行啊,连大叔都比不上了。”

“不至于吧。”

“对了,正事要紧,快告诉我怎么养花。”

“就每天浇浇水呀,擦擦叶子啊……”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整个寝室就黑了。

白滋叶和蓉佳那里最先亮起了台灯。

“奈悠,我得先走了,下次再听你讲吧。”

“拜拜。”

“再见。”

古苤走下床后对着蓉佳说道。

“蓉佳,还不回去?”

“我这里有点关键,你先回去吧。”

“ok。”

“下次再来玩哦,古苤。”

“嗯,拜拜,禾蝶。”

自从白滋叶离开后,东淼就一个人默默地看着科幻小说。

*

感觉梦里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压着,稍微有点儿舒服。

醒来后发现自己还抱着赵适月,感受着有点微麻的手上传来的触感,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了。

正思考着怎么放手才不会惊醒赵适月,她就动了动,我趁机呼唤着。

“小月月。”

“小月月。”

“唔~雪雨,你在叫我吗?”

“嗯,手有点麻,我可以收回来了吗?”

“哦,抱歉。”

赵适月转过身来,我也将有点发麻的手收了回来。

赵适月笑着望着我说道。

“感觉,昨天发生了好多事情。”

看着赵适月那坏坏的笑容,我忍不住地刮了刮她的鼻尖。

“啊!唔~”

赵适月略带不满地鼓起了脸蛋。

“雪雨欺负人。”

“嘻嘻。”

“啊~又开始了吗?恶心百合的日常,真恶心。”

唐玉橙翻了个身,无精打采地说道。

“玉橙,早上好。”

“雪雨,好上早。”

“哈哈,唐玉橙,你终于连话都不会说了吗?”

“呵呵,赵适月,被上早。”

“你……雪雨,我忍不住想骂了,怎么办,怎么办。”

“这个,深呼吸试试。”

“呼~吸~呼~吸~”

“好点了没。”

“嗯,心境平复了些。”

“差不多该起床了。”

“嗯,雪雨你先下去,今天我来叠被子。”

“诶~可是……”

“好了,好了,没什么可是的了。”

“好吧。”

走下床,有些无所事事,望着身后的灯光,我决定向针织搭下话。

“织,听得到吗?”

本以为她听不到,准备用手在她眼前晃一晃,却听到她说。

“什么事?”

“挺久没说过话了,想,搭讪一下什么的。”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哦。”

“没必要理我的。”

“虽然这样说,但是和织说话还挺开心的。”

“我这人又没意思。”

“我觉得,织,说的话挺有道理的。”

“哦。”

“雪雨,给你那本书看了吗?”

“我稍微看了一点,还没看完。”

“加油,看完就可以一起聊了哦。”

“嘻嘻。”

#

中午3416寝室

尧无过正在跟室友们讲着笑话,灵翕垠正在思考笑话的笑点在什么地方,康采则会在好笑的地方正常地笑出声,藩晨倒是偶尔会吐槽两句故事中不真实的地方。

“尧无过你是喜剧演员吗?笑死我了。”

“这个故事笑点是不是在……”

“对,对,那个地方超好笑的。”

“一般来说正常人不会有故事里那种反应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