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萝莉今晚留下来 > 第09章 幻影剑士

第09章 幻影剑士

夜行!不是的,你误会了!

音海急忙推开了她身上的洁儿道,但当两唇分离之际,一条银亮的水丝连结著她们俩的唇瓣,做为她们刚才亲密接触过的证据,心乱如麻的音海著急地流下泪来一边哭一边拼命地解释著。

但夜行仍然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毕竟之前所见的两个女生之间的火热吻戏,让他受到了太大的冲击了,而且其中的一位的女主角还是他最喜欢的音海,现在他的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甚至连自己到底是身在何处都搞不太清楚,好像有几百只蝉一起在他脑子里一起大合唱般,整颗大脑都觉得嗡嗡作响,根本没办法思考,这是洁儿姊姊她……

泪光盈盈的音海紧抓著夜行的衣服道,但在看到了夜行那副妒火中烧的样子后,音海亮丽的星眸、异彩涟涟,如深山清泉般水灵灵的蓝眸象是有魔力般,牵动著夜行的神经,让他不由自主地被吸进这蓝色深渊中无法自拔,而他心中的怒火这时也消了一大半,但此刻一旁的洁儿则象是在跟夜行挑衅般,刻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那玫瑰色的唇瓣,象是在说初尝音海的唇有多甜美诱人般夜行心中再次燃起一团猛烈的怒火,但他也同时感受到四周传来了魔物的气息!

小心!

夜行大叫道,这时有十只满身都是赤红的烈焰的不知名怪兽,撞破了窗户从屋外跳了进来,这些魔物体型大小跟猎犬差不多,浑身上下都裹著一层燃烧的火焰,其中一只魔物首先锁定了攻击目标……音海,一道火红的身影化为利箭,红色利芒向音海电射而来。

音海!

夜行再次用魔力造出武器来,这次他造出来的是在迪亚斯城一战中差点害他丧命的手斧,夜行丢出手中的斧头,银色的凶器在空中旋转飞舞,劈开周围的空气,彷佛能破开一切般嘶吼著飞向魔兽!

此刻魔兽身上的火炎越烧越旺,连火炎颜色都从原本的红色变为奇异的绿色,魔兽的口中吐出一道空前炽烈的火焰,深绿色的火焰在转眼间吞噬了整把斧头,不到片刻,本来像新买的一样,斧的刃面还闪闪发光的手斧,在被那诡异的绿色火焰吞噬之后,就变成了一把上面布满铁锈、看起来像破铜烂铁的烂斧头。

腐朽之焰!

在看到了这令人瞠目结舌的奇异现象后,夜行和洁儿很有默契地同时讲出这个名词(注:腐朽之焰是一种专门对金属武器进行破坏的火焰攻击技,这招可以让敌人的武器劣化,只要是金属类的武器,不管是多上级的神兵利器,一旦中了这招后,都会变成一块没有价值的废铁。

毫无疑问的这些会用腐朽之焰的小型魔兽,是所有剑士及使用武器作战的冒险者的天敌,只要被那种火焰烧到,就算是洁儿那把用天界金属打造而成的晨昏,恐怕也无法逃过一劫!

魔兽张开长满了尖牙利齿的嘴巴,将已经变成一块废铁的斧头咬成碎片,这时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另外九只魔兽也一涌而上,彷佛奔走的红色闪电般,张牙舞爪地朝音海扑过来!

夜行急忙冲到音海身前,一道如水波一般变幻的幻影之壁出现在夜行身前,火焰魔兽们如机关枪扫射般连续吐出数量众多的火球、火炎矢,这些低阶的火系魔法从上下左右各个角度飞向夜行,稀稀落落的火雨砸在幻影之壁上,匆忙凝聚魔力所造出一攻即破的护罩被打得千疮百孔,最后在领头的魔兽猛力一撞后!

如薄纸般被轻易击破,变成无数块发光的碎片散落一地,这时一只魔兽不知何时跳到夜行背上,利爪紧抓著他宽大的肩膀,撕破了衣服在皮肤上留下一条淡淡的血痕,魔兽张口往他脆弱的喉咙咬去,随后夜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悲鸣,魔兽从他脖子上扯下大片鲜血淋漓的血肉,大量血液从伤口处喷涌而出,而此刻一道烈风被撕开的声音传来,魔兽首领放出了中级炎系魔法-炎神断罪斩,愤怒的火焰如同火神的巨剑般在夜行肚子上砍出一道血肉馍糊的伤口,其它的魔兽闻到了血的气味,更激发了牠们的凶性,牠们纷纷跳到夜行身上,用利牙尽情地撕咬著他的肌肉,长长的舌头舔舐著他温热的血液,开心地享用著这顿美味可口的大餐,接二连三地尝到锥心刺骨的疼痛的夜行,他那虚弱的身体无法再承受身上那些魔物的重量和高热的体温,而倒在地上,更糟的是那些魔兽赤热的身躯,光只是接触到而已,就在夜行身上留下大片红肿的烧伤!

现在的他甚至能闻到自己的肉烧焦的气味,一群火炎魔兽像秃鹰鬣狗般围在即将死去的夜行身边,绝望的夜行现在只能无力看着那些魔兽是如何残酷地一步步将他分食吞吃掉,经历这种看着自己逐渐被分尸吞食的恶梦,连世界上精神力最强轫的人都会发疯,但夜行现在脸上的表情却格外平静,并不是因为他疯了或是看开了接受了自己将要死在魔兽嘴下的命运,而是因为他失血过多陷入了半醒半昏的境界,所以不仅不能起身反击,连叫出声都办不到。

牠们用如镰刀一般锐利的爪子划开肚皮,挖出新鲜的内脏然后再一口吞掉,接下来一次又一次地撕扯著夜行身上的肉,不消片刻,肚破肠流的夜行的身上多出了好几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他出血的情况很严重,鲜血嗤嗤地喷出、就像永不止歇的红色喷泉般,喷出的温热血液洒的整个房间都变成一片鲜红,把整片地板和墙壁都溅的血迹斑斑,其中一只魔兽咬住肠子的一头,接著头用力一甩,将如绳子般细长的肠子整条抽出,血花四散。

血……红色的血……就跟那时候一样……好多红色的血!

脸上沾满了夜行的血的音海,看到了这种血淋淋的场面的她愣在原地,这一幕似乎让她回想起一些痛苦的回忆,口中不停地重覆这一段话,冷汗不停地从她的额头上滑落下来,流下的汗水迷蒙了眼睛,额头的冷汗也打湿了头发,但在夜行真的要被那些犬型魔兽杀死的时候,她即时清醒过来了夜行!

她顺手拿起附近桌上的烛台,往带头的魔兽打下去,一声哀鸣传出,魔兽首领的脑袋被狠狠敲了一下,无奈音海纤弱的手臂所发出的力量根本不能打昏牠,只能在那只魔物头上打出一个小肿包,但这一下让那些魔兽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音海身上,魔兽们咆哮一声又再度朝音海扑咬上来,听到了音海的尖叫声后,夜行他双目红光一灿,火焰魔兽群的动作忽然变得十分缓慢,几乎就象是完全静止不动般,刚才夜行所施放的是集体迟缓术,因为施术者的魔力强弱不同,所以夜行所施放的迟缓术,威力和效果都比石翼魔来得好,还可以一次对许多目标施放。

这时在屋外市集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这次的目标好像蛮难对付的,不愧是罗特提亚联邦出高额奖金悬赏的特级猎物,不过没关系,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厉害,解决了我所召唤出来的魔兽的话,我还有那个家伙,只要那个家伙一出来,我就胜券在握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