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1168章 私铸者

第1168章 私铸者

朝廷后来开始铸造金银钱币流通市场,从金银上又赚了一笔,这也使的南北朝以来绢为货币的情况,再难看到了。

以前秦家在允许私铸的时候,就是铸过币的,赚过一桶金。后来朝廷不许私铸了,秦琅改搞银行、钱庄,通过发行庄票、银票的手段,再次赚了不少。

毕竟理论上虽然是钱庄手头有一贯钱,于是开一贯钱的票,但实际上却往往是手头有一贯钱,能看出两贯甚至三贯的票来,因为庄票本身虽是一种票据,但随着流通量大,也成为一种代金券在用,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只用来兑换的,有大量的庄票其实一直在客人手中流通持有着,因此钱庄就可以超发庄票。

钱庄规模越大,那么超发量也就可以越大,从一比一到一比二一比三等,而且到后来,秦琅又搞吸储、放贷,并不是仅用自有资金来做这买卖,以低息吸引存款,再加息放贷出去,转身就空手套白狼赚了一笔。

可以说,钱庄正是秦家财富不断增长的一个重要的摇钱树,并不比其它许多实体产业赚的少。

这些年秦家在中原是很遵守律法的,没再铸过钱币,但是秦岛在海外,秦琅也就重操旧业,再次建起了铸币的作坊。

铸出来的钱币与朝廷所铸完全一样,不仅可以在岛上直接流通使用,也能随船拿到中原诸港使用,甚至可以拿到新罗百济倭国林邑等国使用,他们现在也是大唐货币流通区。

三成的铸币利润,秦琅也没法拒绝啊。

秦琅新金山搭乘的船停在旧金山,重要的目的就是回程的时候,从铸币厂运一批已经铸好的钱币回去。

参观了铸币厂,秦琅仔细观看着新铸出来的这一箱箱一串串的钱币,非常的满意,成色很好,品相上佳,甚至比朝廷一些钱监铸出来的币都要好。

“我们可没掺半点假,完全按照朝廷标准成色用料铸造的,而且我们的工匠水平高,我们工匠师傅做的雕母、铸母相当精细优良,甚至可以说比钱监的还好,而且我们用翻砂法铸造子钱,不仅出的品相好,还效率高产量大,人工比较节省,朝廷钱监铸造的开元通宝,铜料、人工和运输加起来,一千钱成本起码七百五,而我们可以压缩到六百五左右。”

铸币厂的厂主秦禄,是旧金山最早来的管事,如今转为铸币厂长,十分尽心尽业。

“我们的钱跟朝廷的钱真的没有半点区别吗?”

秦禄笑着道,“区别还是有一点点的,我们用的雕母和铸母虽是伪的朝廷官母,但我们的师傅特意留了点小小的区别,你细看开元通宝的这个开字这一横的起笔,再看看这枚朝廷钱监所铸的贞观十年款的,是不是有些不同?”

开元通宝从武德元年开始铸造,到如今贞观十六年,前后也已经出过好几版,虽然总体相差细微,但每个版本的开元通宝还是有些细微的区别的,比如有一版的钱上有个月牙印,据说是当初请书法大家欧阳洵写版时不小心留了个指甲印,结果做版的工匠把这个也弄上去了,于是这版的所有钱出来后,都有个浅浅的指甲印。

其它各版,也基本上都有点小差别。总的来说,只要是同一版的,不管朝廷几十个钱监哪个钱监铸钱炉出来的钱,都是一样的,因为用的都是一个母版。

旧金山铸币厂有能力完全仿造朝廷的钱,结果最后却还是故意留了一点细微的区别,几乎不可见。

留这点区别的原因,是那位做母版的师傅有意为之的,不会影响什么。

“其实我们的钱成色真的比朝廷的好,不说其它,我们的料不但绝对足,而且就是最后的打磨抛光这块,也比朝廷的官钱强的多,你看这光滑的,跟包了浆似的,哪像是新钱啊。”

朝廷铸钱为何是外圆内方,其实有一个关键原因,就是为了最后便于打磨抛光,新铸出来的钱最后一个工序便是抛光,去除钱币上的一些毛刺等小瑕疵,中间方孔,可以一次串许多钱并固定起来一起打磨抛光,而如果是圆孔或者没有孔,那一个个抛可就太费人工了。

“现在有多少存货了?”

“铜钱不多。”秦禄道,“我们秦岛上现在发现的主要是金矿,开采的也主要是金矿,开采时也会采到一些银铜矿,但产量太少。所以我们现在主要铸造金币为主,而且铸金币利润也较高。”

同样是铸币,铸一千枚铜钱,得利三百钱,但铸一千枚金钱,得利五十金钱左右,能值钱五百贯,金币一枚值钱一万,这是暴利。铸一千枚银币,能得利八十枚银钱,能值钱八百贯。

除去原料不同,工艺方面差别并不大,但利润却相差巨大。也因此,朝廷对私铸金银币的打击更加严厉,也严禁私铸金银钱流通使用,但民间假金银钱依然屡禁不止,就是因为利太大了。

“听说倭国的铜和银山多,我们可以货运到倭国去采购银铜料回来,再铸成钱币。”

大唐早些年金银比是一比五,银铜比是一比一点六左右,但因为放开海贸后,发现泰西的胡人那边,金银比相差巨大,银铜比在十以上,甚至一比十三、十五。所以早前许多胡商就从波斯、罗马等地运银子过来,换大唐的黄金,然后再运回去换成白银,再运过来套现黄金,如此赚取汇率差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