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38章 逼宫

第38章 逼宫

秦琅身披铠甲,带着秦用、阿黄、魏昶、刘九、林三、张成、李楷七人经过宏义门,来到宏义宫殿。

身上的三层铠甲很沉重,而且很闷热,秦琅感觉浑身都是汗粘粘的,这个时候他最想的是卸下铠甲跳到河里洗个痛快澡,可王妃有召,不敢相违。

右手按着归鞘的横刀柄,感觉心里稍平静了些。

“三郎,咱们这算是成功了吧?”武候队正张成小声的问秦琅,早上稀里糊涂的被拉进了造反的队伍,当时其实还是有些不愿意趟这浑水的,只是没有办法。谁能想到,居然成功了。

“嗯,大局已定,剩下的就是善后了。”

那边北地游侠林三也忍不住问,“那咱们能得什么赏?”

秦琅其实心里也十分的兴奋,刚才没空想,现在终于停下来了,便忍不住也会去想这些。功名富贵肯定是少不得的。

起码经过了这一仗后,亲仁坊秦家能保证三十年富贵。

“官职勋功钱财土地,肯定都不会少的。”秦琅笑着说道。

“九哥,你在想什么呢?”林三见刘九不吭声,便问道。

“我在想秦王妃漂不漂亮!”

秦琅怒瞪了他一眼。

“姓秦的,你之前答应过我们的能不能兑现?”

“当然能,你会得到自由的,且不失富贵。”

八人随着杜如晦来到殿前,大家停下脚步,各自整理了一下。

殿里,一群妇孺,还有许多宫妇。

当秦琅听杜如晦介绍说那位披着鱼鳞细甲裹着红头巾,腰间还挂着弓弩的居然是秦王妃长孙氏的时候,十分意外。

在他印象里,长孙王妃历史上会成为一代贤后,这样的女人应当是温柔而又知性的,可是现在看着,却更像是一个飒爽英姿的女将军,如果有人跟他说这位是已故平阳昭公主,他会更相信些。

“你就是叔宝的儿子秦三郎吧,妾身带着承乾还有秦王府一众妇孺老小谢过三郎。”说着,秦王妃对他行了一礼。

“不敢当不敢当。”秦琅赶紧让开。

承乾也上来谢礼,“你一来就退却乱军,好威风啊。”

秦琅看着这位秦王世子,才八岁,长的很可爱,眼睛很明亮,眉清目秀的,让人一见生喜,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位在历史上后来却越长越歪,最终被废。

“臣并无威风,不过是狐假虎威,是借大王之威,真正威的人是大王,是世子你的父亲。”

·······

长安郊外,渭水大营。

秦琼遥见长安烽火,下令召集诸将。

“长安起烽火,必是出了重大紧急之意外,吾等身为朝廷将士,必须救援。主帅齐王不在营中,燕郡王也还远在豳州,那么此刻起,便由我暂代主持军务。现传我将令,全军拔营,护卫长安!”

有数名太子党将领表示反对。

“现在情况不明,未有陛下和中枢之令,我等既无调令又无兵符,如何敢兵进长安?”

“事急从权,若是事后追责,也是我秦琼一人承担。”

“既无敕旨兵符,请恕末将等无法从命!”

秦琼冷笑几声。

“此处是军营,我现在是最主统帅,尔等便要奉我的军令行事,否则军法从事。”

“秦琼你好大的官威,谁承认你是主帅?你可有朝廷的旨意调令?”

秦琼一掌拍在桌上,“来人!”

顿时一队秦琼卫兵冲了进来。

“将这些胆敢违抗军令不从者,统统拿下,关起来,等候发落。”

“秦琼,你好大的胆子!”

秦琼拔剑,一剑斩下了这位将军人头。

人头落地滚动。

刚还有鼓燥之势的一众太子党将领都不吭声了。

“将他们关起来。”

“谁还有异议?”

秦琼目光扫过,可没有一人敢与之对视反抗。

“好,既然再无异议,那么立刻传令拔营出发!”

·······

太极宫,海池上。

龙舟里,皇帝李渊身上裹着层薄被,有些呆怔的坐在那里。

此时此刻,这位九五至尊的皇帝陛下心里难过到了极点,堂堂人皇天子,九五至尊,现在却成了阶下囚,被控制软禁在这条龙舟之上,与外面隔绝。

造自己反的人居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以前心里总瞧不起表弟杨广,认为他弄丢了大隋江山,最后甚至被臣子篡位弑杀,可现在看来,自己连杨广都还不如,毕竟杨广只是被臣子篡位,自己却可能被儿子弑君弑父。

一个落魄到龙袍都没的穿的皇帝,只能裹床薄被。

自己终究还是太心软太忧柔寡断了,一直迟迟不能下狠心,这才有了今天之祸。若是自己早两年能够狠点心,能把世民废了,也不会有今天了。

一条龙舟靠近。

长孙无忌站在船头。

侯君集与长孙无忌目光相交,互相点头。

两条船缓缓靠近。

“我把几位宰相带来了,就在船上,陛下还好吗?”

侯君集笑笑,“坐在舟中一直沉默不语呢。”

“人没事就好,其它的不必理会。”长孙无忌道。

裴寂、封德彝、杨恭仁、萧瑀、陈叔达、宇文士及一众宰相被秦王府卫士们‘扶出’船舱,长孙无忌拱手,“陛下此刻就在龙舟之中,请几位宰相面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