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34章 激战玄武门

第34章 激战玄武门

他在后面追,射箭的姿势要比元吉回头射好的多,况且李世民的箭法深得他父亲真传,本就是一名神箭手。

建成在那里大喝,“二郎、四郎,休要胡闹,此是禁中。”

可李世民一松手,箭呼啸飞出。

元吉焦急喊道,“大哥,他要杀你···”

话未落,李世民的箭已经自建成背后射入,李建成晃了几下栽落于马下,根本没想到兄弟居然如此胆大到敢在宫中直接射杀他。

李元吉惊呼一声,但没有停下来,他扭着头看着大哥落马,躺在那一动不动。他没停,也不敢停,拍马加速往外跑,只希望能够逃离此地。

李世民紧追不舍。

兄弟俩个,一追一逃。

经过一片树林,元吉突然回头一箭,李世民急忙闪身避过,结果坐骑拖着他奔至一颗树下,一条伸出的树枝迎面而来,李世民躲避不及,被树枝挂下了树,摔落地上。

元吉见状,一咬牙调头赶到,从马上猛扑而下,一下子摁住了二哥。

兄弟俩纠缠到一起。

李世民被那树枝打的眼冒金星,此时还有些头晕脑炫,又被元吉一扑,更是恍恍惚惚,元吉提起弓,用弓弦去勒李世民脖子,想要将他勒死。

挣扎之中,李世民俗拔剑,可剑被压在身下。

脖子上的弓弦越勒越紧,李世民呼吸困难,面胀的青紫。

眼看着就要命丧于此,突然一阵马蹄声传至。

一把马槊穿透了元吉的背部,从他前胸透出。

鲜血喷涌而出,溅了李世民一身。

元吉紧握弓弦的手慢慢无力松开,李世民终于得以扯开弓弦脱困,他推开趴在身上的兄弟尸体,爬到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尉迟恭抽出马槊,一脚将元吉的尸体踢开。

“大王没事吧?”

李世民心有余悸的道,“刚才一时心急了些,几年没上战场,居然差点在阴沟里翻船了。”

“好在有惊无险,太子和齐王皆已伏诛,大势已定,恭喜大王!”

“不知长生殿那边如何了,也不知道玄龄是否已经控制了三省和十二卫衙门。”

张公谨奔向玄武门,通知常何关门。

玄武门守卫缓缓的推动城门。

不远处宫墙之下,谢叔方看到突然要关闭的玄武门,不由的大惊。

“宫门白天无故不得开启关闭,太子与齐王刚入宫,玄武门便关闭,只怕有变!”

几个齐王府心腹将校,都清楚眼下的形势是十分的紧张,都是大呼不好。

一群人率领手下鼓噪奔近城门。

张公谨看着军士们还在缓缓的推动着城门,不由急了。

“赶紧关门,不能让他们进来!”

士兵们用尽力气推门,可依然只是加快了一点点。

张公谨冲上前,猛推城门,城门关闭速度加快。

“放箭!”

城头上常何看到谢叔方正加紧冲来,急忙喝令。

他手下那些昨天拿过秦王金刀子的校尉们,便纷纷在一众守卫惊慌失措的目光里纷纷张弓放箭。

箭支阻滞了谢叔方等的冲势,为张公谨赢得了些时间,他终于赶在对方冲入城门洞前把门合上了。

张公谨直接一人抱起城门栓便加了上去。

门栓刚落下,玄武门城门便猛的被撞响。

谢叔方等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娘的,冯立也来了!”城头上,常何担忧的望着城门前。

原来昨夜李世民在外遇到的左武候巡骑中,有一名校尉是谢叔方的妻舅,虽然他官职低,可也觉得昨夜秦王一行实在有些奇怪,于是等到早上城门打开之后,便立即赶去齐王府报信,结果他晚去一步,没碰上李元吉。但那边还是通知到了冯立薛万彻等。

冯立等也马上惊觉有变,于是率兵赶来,可依然还是来迟一步,玄武门已经关上了。

玄武门前乱作了一团。

虽然张公谨与常何及时关闭了城门,可冯立、谢叔方等依然聚集了两千余东宫和齐王府兵马,意图强行夺门。

东宫六率兵、长林兵、齐王府护兵,还有北门屯营禁军乱成一团

······

“快,燃起烽烟!”张公谨上了城头,高声喝道。

只要烽烟一起,那么潜伏在此处不远的天策府一千五百人马就能马上赶来增援,而且渭水河边,秦叔宝也会率三万北伐军赶来长安。

望着紧闭的城门,谢叔方提议,“立即派人去请薛万彻护军集结东宫与齐王府护军主力回城,抢夺长安城防以及各处要点,围住太极宫逼秦王交出太子和齐王,若是太子与齐王已遭不幸,则在控制京畿之后,调集攻城器械,召集勤王兵马强攻下太极宫,擒斩逆贼李世民为太子与齐王报仇。”

冯立则提出了另一个提议,他认为太子和齐王此刻已遭不测,甚至天子都可能已经遇难,所以不如他们赶紧回去护着太子和齐王的家眷逃出长安。

“去哪?”

“去豳州李艺那里,或是幽州李瑗和王君廓那,他们都是太子的人,到时我们可以拥太子长子登基继位。”

可两人的提议都被冯诩所反对,“我等受殿下厚恩,值此效命之际,唯以性命相从,岂有其它?”说完,他便策马扬枪,率先杀向了玄武门外的北门屯营兵。

北门屯营这边,敬君弘见对方冲杀而来,丝毫不甘示弱,也立即动员出战。

右屯营中郎将吕世衡劝谏,“今情况不明,不宜擅自与东宫兵交战,不如暂领兵退后以静观其变?”

敬君弘早就是李世民的人,此刻当然不可能坐观局势。

他拔剑高呼,“我等为天子元从禁军,职责便是守卫北门,如今乱军肆虐,岂能坐视?”

他骑马冲出,后面诸将校中有他心腹者自然也都是纷纷跟随而出,吕世衡和其它诸将校见状,也无法退后,只得硬着头皮上去。

于是几支一样都打着大唐旗号的军队,却在大唐的皇宫北门外厮杀起来。

太子率军、东宫长林兵、齐王护军三千余人马,与北门左右屯营两千人马混战起来。

一交手,东宫这边的优势便显现出来,这些兵马都是太子和建成多年苦心积虑打造的,其中既有从燕郡王李艺手下调来的幽州铁骑,也有元吉从突厥人那里弄来的突厥轻骑,论装备和战斗力,都不是那些号称子弟兵的元从禁军能比的。

毕竟天子元从早初三万人,太原时随皇帝起兵,后来打入关中坐了天下后,很多人就已经返回家乡,剩下愿意留下的才编为禁军,其中又多有残疾老病,于是择其子弟补充,因此被称为子弟兵。

这些子弟兵很少上战场,所以战斗力其实很一般。

这会寡不敌众,加之士气不足装备不及,不到半个时辰,两支屯营禁军便被砍瓜切菜一般杀的落花流水。

敬君弘和吕世衡两位中郎将,更是被勇悍无比的冯立兄弟和谢叔方阵中斩杀。

此时,天策府的一千五百人马还没有接讯赶到,宫内的李世民更只有百骑。谢叔方等杀散北门屯营兵,随即赶到玄武门下,准备强攻城门。

城上,常何与张公谨都是不由惊慌,失去了门外的屯营禁军,玄武门只余百余守卫而已,如何应对这数千人马?

“张兄,你赶紧去将此间局势报与秦王,我在此坚守,不过只怕也守不了多久了。我受秦王之恩,就算死也会守到最后一刻,但请秦王早做谋划,万一玄武门守不住,请殿下赶紧自其它宫门离开!”

张公谨咬咬牙,“好,请务必多坚持一会,烽烟已经燃起,天策府的兵马很快就会到的。”

常何苦笑,“但愿他们能快点到,否则薛万彻就也要来了,那家伙勇猛不输秦叔宝,他若是再带几千人马杀到,这里是绝守不住的。”

张公谨望向西面。

“还有一支兵马,芳林门那边有叔宝的儿子秦三郎,他见到烽烟,会带人前来增援玄武门的。”

“叔宝的儿子?他哪来的兵马?”

“是长安的囚徒,高士廉说秦三郎暗里已经张罗了不少囚徒和游侠、亡命等,说是一支强有力的人马。”

常何听了不由苦笑摇头,却是对此不抱什么希望,若是秦叔宝来还差不多,秦叔宝的儿子,还带一群囚犯游侠?

能抵什么事?

“你快去吧。”他只得无奈的叹声气。

张公谨突然惊叫。

“快看那里,好一支凶悍的人马,是从芳林门那边来的,是叔宝的儿子来了,他来了,他果然来了。”

常何抬头眺望西面远处,果然只见东宫兵马的后方,突然杀出一支人马,他们犹如一阵****,狂袭而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