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34章 激战玄武门

第34章 激战玄武门

武德九年,六月初四。

子时三刻(23点45分)。

李世民的行动十分顺利,他与尉迟恭程咬金等率一百骑自宏义门出发,在常何的接应之下,顺利的通过玄武门。路上遇到两队左武候的巡警兵士阻拦盘问,可都被披着亲王袍服的李世民喝退。

在进玄武门前,遇到屯营禁军,更是对他们视若不见。

门内临湖殿里,点起了几盏油灯。

李世民脱去外面的衣袍,尉迟恭和程咬金为他披上明光铠甲。

常何与敬君弘二将自外进入,拜见。

“无需多礼,快快请起,今夜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玄武门就交给你们了,等太子和齐王一进门,你们立即关闭宫门,隔绝东宫与齐王的护卫,能做到吗?”

“请殿下放心。”

“好,你们的任务就是把守好玄武门,不得放任何人入宫,就算东宫和齐王府之兵前来,你们也闭关紧守就好,切勿出战,以防宫门有失!”李世民再三交待。

二人领命而去。

李世民又叫来侯君集。

“你带一百兄弟去长生殿那边,我和敬德、咬金等在此伏击太子、齐王。”

等人都走了,临湖殿中只剩下了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等十人。

夜,寂静无声。

李世民的心却越来越紧张。

侯君集领着一百秦王府护军亲兵,直往北海池边长生殿而去,他知道,那边的侍卫已经不是秦王能控制的了的,虽然此时那边的护卫不会多,但必然会是一场恶战。

他拔出剑,转头对着一百士兵道,“无数次血肉拼杀,咱们也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弟兄们,今夜,只要我们能活下来,大王不会亏欠咱们,走!”

长生殿外.

气氛凝滞。

元从禁军出身的左府中郎将卫忠怎么也没有想到,深更半夜,居然有人敢直闯宫阙。近百当值侍卫,居然措不及防之下,被逆贼一个照面就砍杀大半。

既惊且惧。

来者不善!

卫忠提剑守在殿阶前,呼喝连连,可奈何手底下的侍卫居然不及来犯逆贼,一个接一个的被砍倒射杀。

一员浑身浴血的壮汉杀到近前。

“来者何人!”卫忠身上插着数支羽箭,依然厉声喝问。

“天策府左虞侯、秦王府车骑将军、全椒县开国子侯君集!”来将报出姓名。

卫忠瞪大着眼睛,不敢置信,想不到居然是秦王谋逆闯宫。

“好大的胆子····”

侯君集的剑已经刺透卫忠的胸膛,“聒噪!”

他身后的人马一拥而上,刀砍斧劈,一瞬间,剩下的那十多名侍卫也尽皆倒地,鲜血淌满殿前台阶。

身穿着睡袍的皇帝李渊,站在殿中央,冷冷的看着血染战甲的侯君集以及他身后的那一群士兵。

皇帝目光冰冷,凛然不可侵犯,士兵们一时不敢近前。

侯君集一咬牙,提剑上前,“太子与齐王谋逆叛乱,此时正做乱长安,臣奉秦王教令,特赶来保护陛下,请陛下移驾北海池龙舟之上暂避。”

李渊冷笑,“秦王呢,怎么不见他来?”

“秦王正在守卫玄武门,抵挡叛军入宫。”

李渊摇头,他根本不信,太子谋乱?这怎么可能。

“请陛下移驾!”侯君集上前催促。

李渊不为所动。

一名宦官内侍上前斥责,“大胆,安敢冒犯圣驾,还不退出殿外!”

侯君集瞧了眼皇帝,又看了眼那个宦官,他眯起眼睛,突然拔剑,一阵白光闪过,那名宦官的首级已经落地,滚烫的鲜血喷溅而出,有几滴溅到了皇帝脸上。

“请陛下移驾!”

侯君集提着带血的剑直接走到面帝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皇帝道。

李渊气的浑身颤抖,可脸上那几滴滚烫的血却刺激醒了他,他明白造反的是二儿子,若是他不肯走,只怕那把刀就要砍到自己头上了。

“请陛下移驾!”侯君集再请。

李渊脸色灰败,他一甩衣衫,无奈的被这群乱臣贼子带离长生殿。

玄武门。

东方第一缕晨曦终于透出晓色,皇城北门玄武门缓缓打开,两队兵丁手执长矛站立两侧,与平常并无不同。

齐王李元吉陪着太子李建成骑马而来。

李元吉勒住马,“我感觉今天有点不太对劲,你说老二会不会阴我们?要不还是回吧。”

“陛下召我们来与秦王当堂对质,我们若是不敢去,岂不礼亏?到时不是就更说不清楚了?”建成道。

“那要不把薛万彻和冯立兄弟调过来,以防万一。”元吉道。

“你多虑了,这里面是太极宫,宫门守卫和宫内侍卫,都是陛下的元从禁军,秦王再有威望,也没本事插手到里面来。况且,我们也不能打草惊蛇以免影响了明日大计。”

齐王随着太子来到门前,常何出来拜见。

“常何,一切如常吧?”建成问道。

在太子的眼里,常何是他的人,多年前太子建成就把出身瓦岗的常何拉了过来了,平时没少赏赐金银,自认为早喂饱了他。

“回殿下,一切如常。”

元吉问,“秦王可已入宫?”

“秦王刚入宫片刻。”

建成把自己的腰牌递上,元吉则根本懒得拿,常何也不以为意,随便看了眼便递回给太子,“请殿下入宫。”

“秦王身边带了多少侍卫?”

“看齐王殿下说的,按规矩,这玄武门过了就是大内禁中,就算秦王身为天策上将,可也不能带侍卫随从入宫的,秦王是独自入宫的。”

建成对常何点了点头,“辛苦你了。”

元吉却转身对身后的谢叔方道,“你与太子的人就在东侧宫墙下候着。”

“末将明白!”谢叔方领命。

两入骑马过玄武门,进去没多久便感觉不太对劲,实在是太安静了,甚至连个侍卫宫人的影子都看不到。

“大哥,不太对劲。”

皇宫之中不可能守卫如此松懈,尤其是这段特殊的时间。

李元吉勒住了马匹,“大哥,快撤。”

他虽然年轻,可打仗带兵的经验却比建成还多,早年镇守太原,后来又随李世民攻过洛阳,近年又多次代李世民挂帅出征。

李建成被他这一提醒,也觉得很不对劲,平时他经常出入玄武门,但哪有这般反常。

两人调转马头。

不远处,李世民与尉迟恭等诸将早就埋伏在太子必经之路上,原计划是用弓弩伏击。可没料到两人走到一半居然调头。

李世民忍不住骑马追出,在后面高喊,“太子哪里去?”

他一现身,李元吉便大喊,“大哥,果然有埋伏,快撤!”

此时追出来的李世民身披铠甲,提弓背箭,任谁都看出不对劲了。

两人踢马往回跑,李世民策马猛追。

那边元吉急的连忙也提起弓箭回头便射,结果太过心急,那箭毫无准头。

建成这个时候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边骑马边训斥元吉,“不可在禁中动武!”

元吉哪顾这些,又射出一箭,依然没有射中。

李世民拍马赶上,提弓搭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