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33章 过关斩将

第33章 过关斩将

高士廉看着秦琅身后的队伍,都有五六百人了,比他的多了一倍有余,不由的抚须赞叹道,“三郎果然勇悍了得!”

他干脆把手下的那二百来人也都交给秦琅指挥。

两支人马汇合后继续向北冲,此时天越发明亮,街道上已经有了许多行人,可是一见到这支人马经过,都吓的全都往坊里躲避。

而街角坊角的武候街铺,看着这七八百人马,居然都畏惧不敢阻拦。

甚至在这支人马的讨逆平乱的呼喊中,居然有许多人也转身提刀加入其中。

“奉秦王教讨逆靖乱!”一名武候高呼着提刀加入,他曾在秦王麾下做战,听说这支队伍是奉秦王教,于是毫不犹豫的加入。

而许多沿途街坊里的恶少年、游侠儿们等,在听闻他们沿途的宣传后,居然也有不少胆大之人也提刀举枪加入,他们也想趁机搏一搏。

或许也是因为秦王李世民本就在朝野民间威望极高,故此秦琅等人打着秦王讨逆的名号后,会有这么多人加入。

等他们一路杀到芳林门前时,这支队伍已经达到了一千余人,甚至后面还有两三千跟着来围观的百姓。

秦琅不得不感叹这些大唐百姓还真是胆大,这样的混战他们也敢来看热闹。

芳林门,果然已经城门紧闭。

门前架起了拒马。

有数百兵丁守卫在门前,前面排着盾牌,后面是一列列长矛大枪,再后面则是许多弓手,城上还有一架架的守城大弩。

一股肃杀之气。

刘九提着把滴血大刀来到秦琅面前,“娘的,反应倒是贼快,这城门守备极严,不好打。”

秦用也点头。

他们虽然一路杀来,队伍大增,可说到底,他们缺少足够的武器,尤其是铠甲盾牌这些防具欠缺,在街坊厮杀倒还好,可一旦面对守备森严的城门就不好攻了。

仅是那守城弩,就能让他们难以近前,更别提那么多弓弩手。

“三郎,必须拿下此门!”高士廉骑马赶到。

秦琅眯着眼睛打量着芳林门,想靠身后这千把乌合之众硬拿下来,看来确实难于登天。

想到这,他策马缓缓向前。

高士廉和刚赶到的许敬宗惊呼,秦琅却依然没有停止。

芳林门前。

众从守门的军士都紧张的盯着上前的秦琅,弓手们早已经拉开弦上了箭,手臂都拉酸了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弓放箭。

秦琅骑着豹子头一直来到拒马前才停下。

“某是检校左卫将军、天节将军、盐州道行军总管翼国公之子秦琅,长安县尉,现奉天策上将、尚书令、雍州牧、左右十二卫大将军、秦王之教,特率众往玄武门讨逆靖乱,勤王救驾,任何敢有阻拦者,皆视为叛逆同党、株连全族,遇赦不赦!”

芳林门前一阵骚乱。

“请问是哪位将军在此领兵,可否前来一会?”

芳林门上,镇守此门的却是安兴贵。

现任右武候大将军凉国公安兴贵,名列武德十六功臣第一位,曾以一已之力不费一兵一卒为朝廷平定了拥兵十万的河西李轨。

安兴贵是粟特胡人,家族世代是河西豪族,他在大唐草创之初,孤身一人从长安前往河西,凭一张嘴就联络西凉李轨部下背主归唐。

此时,他站在芳林门城楼上,怔怔的望着城前的那个年轻人,突然觉得这个年轻人有几分自己当年的胆识风范。

他挥手一招,叫来亲兵。

“你下去告诉这个秦三郎,我邀他上城门楼一叙!不知他敢不敢!”

城下,秦琅听完传话,抬头望向城门楼上,刚好看到倚垛而望的安兴贵,他哈哈一笑,“带路!”

城门前守卫让出一条路来,秦琅在刀剑中登上城门楼。

一老一少见面,互相打量。

“早就耳闻安家一门两国公,兄弟皆功臣,今日终于有幸见到凉国公了。”秦琅见礼。

“有话直说,不必客套!”安兴贵笑着打量秦琅,觉得这小子还真是越看越对眼,确实有胆识。

“今日长安乱,还须仰仗凉国公稳定大局。”

“那些宫闱内争,我实在是看的厌烦,我只守着这座芳林门便好!”安兴贵道。

“凉国公,今日不论你开不开这座芳林门,其实结局都早已经定了,不论是太子还是齐王,最终都不可能坐上那把龙椅的,最终正位太极宫的,唯有秦王。我敢说,太阳不到中天,一切就要尘埃落定了。”

安兴贵认真的问道,“为何如此笃定?”

“因为这是兵变,这是一场战争,用兵打仗,秦王远超那二位,甚至是宫里那位,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都不够果决都不够狠!包括那位!”

安兴贵眯起了眼睛,似在认真思虑这句话。

“凉国公,实不相瞒,其实此刻,秦王已兵入太极宫!”

安兴贵猛的抬头,目光望向秦琅,满中惊讶与惊惧,额头上冒起细密的汗珠。

“凉国公,你开不开城门,都于大局无碍,但是却于你于安氏家族大有关系,你是武德功臣,若打开此门,你将来会是新朝功臣,若是闭关拒门,那就是新朝罪人,如何选择,皆听由安公自便!”

“长安城里,秦王只区区几百亲兵,如何翻天覆地?”安兴贵问。

“区区几百兵?秦王这两个字就值十万兵了,看看我身后,那里就已经是数千人马了,再告诉安公一个消息,我父亲已经在渭水大营拔营出兵,正率数万将士往长安而来!”

“玄武门中郎将常何,也早已经暗中向秦王效忠了。”

“北门屯营将军敬君弘,也是秦王的人!”

······

良久,安兴贵终于叹了口气,“我老了!”

秦琅站在那里看着他,也不接话。

“禄山,你下去传令,打开芳林门,放行!”

“安公,不随我等前往太极宫护驾吗?”

安兴贵有些失落的摆了摆手,“算了,我老了,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你见到秦王时,替我带个好便行了。”

秦琅点头,拱手告辞,下城楼。

右武候兵士齐齐让开,紧闭的芳林门也缓缓打开了。

那边等的焦急万分的高士廉和许敬宗等看到城门打开,都不由的惊喜连连。

“三郎,你怎么说服那个老家伙的?”

“安大将军人不错的,走吧!”秦琅笑着说道,心中紧提着的一颗心也终于放松下来。

千余人马鱼贯而过,穿过芳林门,到了长安城外。

玄武门,已经不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