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28章 玄武门前,不见不散

第28章 玄武门前,不见不散

靖善坊、大兴善寺。

秦琅已经是第二次来这里了,上次是跟着程咬金来见李世民,而今天则是接到秦用的传信,过来见秦琼的。

父子再次见面,秦琅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许久,还是秦琼先开了口。

“听说昨夜你在平康坊遇刺,是郑家干的?”

“嗯,郑家恼羞成怒了,觉得我侮辱了他们家,所以出了十万钱想要买我一条腿。幸好阿黄警觉,把人擒下了。对了,阿黄以前不止是个战俘奴隶这么简单吧?”

“没事就好,老马头以前是个马贼。”对阿黄的过往秦琼没多提。“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秦琅笑笑,“能怎么处理,死无对证的事情,以郑家的名声和地位、权势,就算有证人也未必告的动他,还是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笔账我已经记下了,早晚要跟他们算的。”

听到这里,秦琼总算是放心了些,他就怕年轻人年轻气盛不管不顾的。

“衙门当差还习惯吧?”

“还行吧,才刚上任两天呢。”

“两天,两天你已经办了两桩大案了,今早朝会时,御史台还跟雍州衙门御前打起官司来了,御史台称长安县越界办案,还有御史弹劾你这个长安县尉滥用权力,胡作非为。”

秦琅无所谓,“随他们去吧,阿耶,你今天约我见面,总不是要来说这些的吧?”

秦琼瞪了儿子一眼,“就算你出去自立门户了,可你也还是我秦琼的儿子,老子还管不得儿子了?我告诫过你,要低调一些,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你呢,到处惹事,那边刚得罪了郑家,这边又捅到万年县去了,你可知道那万年县不良帅张敬是什么人?他是淮安王的人。”

“那又如何?张敬这等渣子,我遇一个就抓一个,下次遇到这样的,还抓。”

秦琼本来是很关心儿子的,结果几句话让他气的吹胡子瞪眼的,“逆子,这是长安城,你才几斤几两?还有,你带回家的那个青楼女子又是怎么回事?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跟柴家二郎争什么?”

秦用过来,打断了父子的争吵。

“义父,秦王来了。”

秦琼瞪了儿子一眼,“走。”

李世民居然一身不良人的皂衣,他腰间挂一把三叉铁尺,匆匆走来。

一见面就张开双臂跟秦琼来了个大大的拥抱,看的出秦琼有些不太自在,毕竟之前他原本是打算中立的。

反倒是李世民对秦琼好像是许久不见的老朋友重逢一样。

“叔宝,又要到咱们并肩战斗的时候了。”

相拥之后,李世民扭头对秦琅直接就道,“三郎,事情的发展果然跟你之前提醒我的一样,局势恶化了。太史令傅奕密奏天子,说太白经天,秦王当主天下,陛下刚让裴寂把那封密奏转给我了,用意明显,而且听说陛下还调动元从禁军,已经封锁了玄武门。”

秦琅没有那种紧迫感,也许是因为他知道历史最终他们会成为胜利者。

“大王之意?”

李世民长叹一声,“陛下这是给我下了招降书,让我不战而降。”

“大王愿降吗?”

李世民摇头。

“那大王有何计划?”

“计划已经赶不上变化了,原本听了你的话后,无忌和玄龄、如晦他们已经拟了一个新的计划,打算在太子和元吉昆明池计划发动前出手,可是现在看已经来不及了。若是今天不能应对好,只怕我明日就成了阶下之囚了。”

“三郎,我想听听你的建议,我现在是当局者迷,你是旁观者清。”李世民很诚恳的道,他麾下谋臣猛将很多,虽然如今天策府和秦王府的官僚属下几乎都被调走,可他们还是有暗中往来。

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高士廉等这些天为他赶制了许多个计划和备用计划,但都赶不上如今的变化。

如今不能先应付眼前这一关,一切计划都休提。

“大王何不先下手为强,提前发动?”秦琅直接道。

李世民摇头。

“今日宫门守卫调动,守卫将士皆是陛下的人。”这种时候了,李世民也不瞒着秦琅和秦琼父子,“我在禁军里有人,可真正忠心用命的不多。若要发难,唯一的机会就是玄武门入宫,可现在玄武门守将不是我的人,唯一的机会,要等到六月初四。”

六月初四,常何、敬君弘等禁军将领才会轮值守卫玄武门,而他们正是李世民早暗中拉拢收买的人。

这是唯一的机会,可现在等不到后天了。

李世民见秦琅在深思,便转头问秦琼,“叔宝,渭水大营的兵马,你能否调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