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24章 犁庭扫穴

第24章 犁庭扫穴

北曲青蛇堂这边的动静终究还是惊动了四邻。

听到这边隐隐传出的惨叫之声,还有外面大批人执着武器围守,邻居们心中惊惧,可也没谁敢躲在家里不吭声,而是悄悄的赶去禀报坊正。

倒不是大唐子民都很有正义之心,实在是因为大唐律法规定,四邻五保若遇邻居发生什么事情,必须救援或报官。

比如说遇盗贼,须得一起捕贼,而如遇到绑架这样劫持人质的事情,当地的村长里正坊正这些官吏,若是不能解救,还要连坐治罪。

此时还没天亮。

坊门依然紧闭着,坊正也仅仅只是流外小吏,正睡的香甜,结果当值巡逻的坊丁猛的拍门惊醒了他。

“北曲,白马堂众人正在围攻青蛇堂。”

坊正揉了揉眼睛,眯着眼睛思量了一下,“去召集坊丁,但不要轻举妄动。”

坊门还关着,长安街上巡警的武候们进不来。当然更关键的是,坊正很清楚白马堂和青蛇堂的能耐,他一小小坊正,哪控制的了局面,再说了,平时他跟白马堂的林三等关系也还行,没少得孝敬。

“高坊正,不行啊,那边闹的动静太大了,听说血腥气都冲出数十丈远,估计死了不少人。”

一听说死人了,高坊正也不由的一个激灵。

这团伙之间斗殴不稀奇,可你拿刀拿枪就不对了,死人就更不对了。

“哎呦我的个天啊,这不是要我命嘛,赶紧,敲锣打鼓,把坊中的壮丁都集中起来,娘的,不让我好过,也都别想好过。”高坊正已经有些慌了手脚,死了人,就意味着事情不可能隐瞒,一旦雍州衙门下来查,最后总得有人倒霉,他就首当其冲。

等高坊正急急忙忙带着大群平康坊丁壮赶到青蛇堂口时,这里已经风平浪静了。

高坊正还在外面指挥,结果魏昶直接带着林三和几个不良人过来了。

“林堂主,你这是在做什么?”高坊正也顾不得往日情面了,见面就大喝。

魏昶上前,手里还提着把刀,“林三郎协助我长安县不良人捕拿奸贼。”

“奸贼?”

林三嘿嘿笑了两声,“青蛇堂居然派人行刺长安县尉秦少府,失手被擒,秦县尉顺藤摸瓜,找到这青蛇堂口来,我等只是自愿前来协助的义民壮士而已。”

“魏帅,平康坊可是归万年县管的。”高坊正道。

魏昶冷哼一声,“高坊正,你还有脸说,这平康坊还真是藏污纳垢,你可知道这青蛇堂犯下多少罪恶?执持人质、逼良为娼、略卖人口、强盗杀人·····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居然出了这么一群渣渣,你这个坊正是怎么当的?”

一席话,让坊正已经汗湿衣背。

完了,天皇老子也救不了他了。

“我,我真不知道啊。”

“哼,青蛇堂已经被端了,人证物证皆在,起获的赃物、人口也都在。”

高坊正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几句话将高坊正震住后,周边的坊民们也都安静了下来。魏昶趁势发布任务,让林三带头,坊中百姓配合,全坊搜查青蛇堂的漏网之鱼,同时搜查青蛇堂的其它一些房宅产业等,务必斩草除根。

坊内顿时一阵阵鸡飞狗跳。

其实坊中的几百户百姓,也早就对青蛇堂这种渣子嫌恶无比,只是往日里青蛇堂有人罩着,老百姓们也没有办法,再者青蛇堂也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

这会大家都纷纷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

搜出来的青蛇堂钱财许多,秦琅只让登记了部份在册,其余许多他直接让刘九转移到了白马堂中,另外还当场拿出了不少来分赏给今晚出力的武候、不良人狱卒还有那些游侠儿们。

大家皆大欢喜。

折腾一夜,青蛇堂所有堂口产业都被翻了个底朝天。

最终抓到了青蛇堂一百三十七人,其家眷三百八十余人,另外还有被青蛇堂控制的娼妓一百余人,密室里囚禁着的三十多名年轻女子,以及十几个被绑来的大户人家子女肉票,另外还有二十多个被拐来的孩子,有半数已经被打折了手脚。

这些可怜的孩子将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被迫拖着断手断脚到街上去乞讨。

当他们解救出来时,一个个痛哭流涕,甚至有几个被囚禁侮辱的女子得到自由后,直接就撞死当场,经历了那恶梦般的生活后,她们已经没勇气活下去了。

长安县尉秦琅的名字,也迅速的传遍整个坊内。

无数人都对这位年轻的县尉,赞扬不已。

一百多条毒蛇还有他们的家眷,则全都被五花大绑的跪在地上,被坊内百姓们投掷垃圾石子,更有那些可怜的女子上来撕咬的。

一丈青更是被数十个可怜女子直接活活咬死了,那些被他逼良为娼的女子,直接一口一口的从他身上撕咬下他的肉来,就那样生吞活吃。

坊正失神落魄的坐在地上不肯起来,他知道自己完了,免不了一个流放千里的罪刑。

玉箫和鱼玄机也披着彩帛,站在人群后面。

“姐姐真是命好,遇到秦三郎这样的英雄男子呢,今日之后,秦三郎必将名满长安,虽说他是翼国公庶子,可今后必然前程似锦,姐姐真是好福气呢。”鱼玄机带着些羡慕的眼神道。

不管如何在长安有名,她们这些女子,终究也只是下贱的,运气好,能寻得一个真心待她们的贵族高官男人,肯将她们纳为妾侍,下辈子也便衣食无忧,不用再陪酒卖笑了。

秦琅人年轻,长的也好,还是国公之子,虽说是庶子,可如此年轻就是县尉了,如今又办了这么大一件案子,彰显出非凡的本事,可以说,将来的长安城,这位必然会有一席之地,玉箫能跟着他,确实是极好了。

玉箫望着远处正淡定指挥的秦琅,也不由的微笑起来,只是昨夜秦三郎并没有摘花,也没说过究竟会不会带她回秦府,会不会正式纳她做妾,想到这,又不由的有些焦虑起来。

天渐渐放亮。

巡街的武候高声的传达着开门的命令,一声声传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