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23章 投名状

第23章 投名状

他疼的在地上打滚,死去活来。

秦琅对这种人一点怜悯都没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魏帅,问下其它人。”

魏昶招呼手下的不良人,开始展露他们的拿手本事,刑讯逼供,这是做为不良人最基本的手段。

他们每天面对着形形色色的贼盗罪犯,故此都练就了一手很厉害的刑讯本事,有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的花招。

“张队头,有劳你带武候兄弟们帮忙抄一下这处贼窠,或许这里还藏有贼脏,或是被拐卖来的妇女儿童,和被绑来的肉票。”

张诚看着魏阎王那凶悍的行为,也不由的打了个冷战,想起自己白天就落到这家伙手里,若不是秦县尉,自己说不定也已经被折腾过后活埋在哪个不知名的野地了。

当下点头,“好,我这就去。”

他高呼一声,于是本来招呼来喝酒的一众武候兄弟,都打起精神,去搜查各处了。

有白马堂围着,还有不少游侠儿帮忙。

也算是盘踞在平康坊北曲一霸的青蛇堂,立即遭到灭顶之灾,除了有意放走的几条蛇,其余在堂内的帮众全都被打倒揪了出来。

不良帅魏昶和狱卒班头赵安两个各施本事,对着这些倒霉的青蛇一通大刑伺候,让他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几套手法下来,已经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秦琅让他们把这些人的不法之事,全都记录下来,以做为呈堂证供。

张诚带着的武候收获不小,不但搜出了许多金银钱捐等赃物,还发现了好几处地下密室,在里面果然找到了青蛇堂拐卖来的几十个年轻女子、孩童,还有十几个被绑架的肉票。

魏昶马上带着不良人接手,开始做笔录,登记众人身份,记录青蛇堂的累累罪行。

“骇人听闻,丧心病狂啊,少府,青蛇堂每一个都该死。”见惯了长安城阴暗角落里那些赃事的魏昶,拿着一叠笔录过来,也不由的咬牙骂道。

“青蛇堂不仅诱拐年轻女子妇人,还偷拐孩童,他们为了逼迫那些良家女子为娼,极尽侮辱,**这些妇人们,殴打凌虐,甚至是不给饭食,直至她们最后崩溃认命,然后被他们拉到堂下控制的妓院里为娼接客,替她们赚钱。而且这些人毫无人性,根本不顾那些女子的生死,就算来了例事也一样要接客,好些女子甚至被折磨的张不开腿走路,许多可怜的女子两三年就被折腾的油尽灯枯或是染病而死,而一旦不能再接客,这些毒蛇就会把这些可怜人直接打死然后埋到城外乱葬岗去······”

青蛇堂诈骗、迷绑,各种手段用尽,不仅对平民女子下手,甚至是一些贵族大户人家的女眷,他们一样胆大包天的敢下手。

“罄竹难书啊。”魏昶用了一句当年隋末义军讨伐杨广的檄文。

饶是秦琅两世为人,可也没想到这阳光之下还有如此罪恶。

胸中一股火腾腾燃起,他大步上前,一脚就狠狠的踢在了两膝已废的一丈青裤裆,刚痛的死去活来的一丈青再次惨叫一声,直接晕死过去了。

“畜生!”

魏昶见秦琅还不肯甘休,赶紧过来扯住他,“少府,我让兄弟们把这些毒蛇全都抓起来,等天亮后带回衙门审理,绝不会放过一个。”

“能定什么罪?”

魏昶道,“武德律规定,诸略人、略卖人为奴婢者,绞,为部曲者,流三千里,为妻妾子孙者,徒三年。”

唐朝把拐卖人口称为略卖,而正常的奴隶买卖称为和买。

“杀人呢?”

“诸谋杀人者,徒三年,已伤者,绞。已杀者,斩。”

“诸残害死尸者谓焚烧、肢解类及弃尸水中者,减斗杀罪一等。”

“强盗罪,十匹绢以上及伤人者,绞。杀人者,斩。”

“诸斗殴杀人者,绞。以刃及故杀人者,斩。”

········

秦琅点了点头,看来唐律对于青蛇堂这些渣子们的行为还是有很严苛的打击的。

“绑架呢?”秦琅又问。

“少府,绑架勒索在我朝被称为执持人质,武德律规定,执持人为质者,皆斩。不论是执持人质欲谋取钱财,还是为避罪防格,皆合斩坐。”

秦琅心中总算舒服点了,按武德律,青蛇堂估计没一个能活。

拐卖人口律法中为略卖人为奴,要处绞刑。

谋杀、强盗、绑架,都是斩。

就连平时争地盘之类的斗殴杀人、伤人,也一样是重罪。

“人渣,全都绑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