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6章 长安县尉

第6章 长安县尉

元旦快乐!

“殿下,你是秦王,还是尚书令兼中书令,又是雍州牧,是天策上将,十二卫大将军,是太尉、司徒啊!”

李世民苦笑,“那又如何,现在我完全被架空起来了,尚书省有裴寂,中书省有杨恭仁,门下省有元吉,他们都是陛下和太子的人。天策上将掌国之征伐,也只是一句空话,十二卫大将军总领戎机兵马,更没半点实权。”

“不,有用的。现在,这些头衔职位确实无用,但如果,我是说如果某种特殊情况下,这些头衔有用吗?”

“尚书令能不能命令尚书左右仆射,中书令能不能命令检校中书令?天策上将能不能调动兵马,十二卫大将军能不能统兵?”

“雍州牧能不能接管京师?”

秦琅一个又一个发问接连不断。

李世民被问的怔怔出神。

“特殊情况?”

“殿下,太子打算三日后发动昆明池之变,杀掉你后奏称暴毙,所以一切都有可能啊!”秦琅隐晦的向李世民疯狂暗示。

这种话不敢说太明白,得防止被背锅,可为了秦家和自己的未来,又不得不暗示。

类似的话,秦王府的那群心腹基本上都跟李世民说过许多遍了。

李世民沉默。

房玄龄杜如晦都提出过要诛杀太子和齐王,侯君集等心腹更是激进的提出直接杀进东宫去。甚至候群集,张亮以及长孙无忌都对他直接说过发动宫变夺位!

他也一直有开始做些准备,比如早就收买了玄武门中郎将常何,收买了北门屯营中郎将敬君弘等,但每到关键下决心时又犹豫不决了。

诛兄,

弑父,

就算成功了也要背负一世甚至千百世骂名。

长安宫变!

这是兵行险着,而且是最险的一招。

李世民开始考虑,难道自己只剩下唯一的那个选择了吗?

李世民原来一直期望着能改变皇帝的心意,由皇帝废掉太子换他为储,这条路不通后,他计划的也是经营洛阳大本营,以期望等将来皇帝大行后再举兵跟建成争帝位。

宫变,这是秦王府心腹们早就想到,甚至无数次暗里与秦王秘密推演过的一个最险杀招,也是他最没有把握的一招,而且也是他一直不想用的一招。

太冒险了,而且就算成功,那么杀兄弑父的骂名也将影响他一生,甚至可能导致他难以掌控天下,无法赢得人心。

但现在秦琅提醒了他,时间已经不等人了,他李世民也根本无法离开长安城。

是背负骂名坐天下,还是坐以待毙?

可只有区区八百人,真的能够成事吗?

李世民眉头紧皱,陷入两难之中。

“殿下,我父亲如今为北伐突厥的副帅,现在集结于长安渭水大营的数万军队皆由齐王元吉和我父亲还有李艺节制,但李艺现在人在豳(bin)州,因此只要元吉不在大营,我父亲到时就是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这可是一支强有力的兵马,虽然驻在渭水边,但可朝发夕至!”,秦琅只得给李世民又增加了点筹码和信心。

“三郎,你知道太子经营长安多久了?而陛下又经营关中多久了?”李世民有些苦涩的道,在他为大唐东征西讨的时候,太子却一直留在长安辅政,而皇帝更是在打入关中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长安了。

“殿下,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如眼下这般,殿下又还能再撑多久呢?”

“殿下想要退据洛阳,可太子根本不可能给你这个机会,而且陛下也不会肯的。”

他凑近李世民,直接来了一句更猛的料,“殿下难道就没想过,太子为何敢计划昆明池之变,他不怕后果吗?”

李世民目露震惊之色。

这几年太子和秦王之争越来越激烈,皇帝也从原来居中调停互不偏袒的态度,慢慢的变成更多支持太子了。甚至近来他被架空,其实也完全是皇帝之意,也只有皇帝有这个权力。

“不可能,我为大唐出生入死,东征西讨······我为大唐立下过汗马功劳,我还是陛下的嫡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