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俗人 > 第3章 程处默、尉迟宝琪

第3章 程处默、尉迟宝琪

进入东市之后,几人直奔最大的悦来酒楼。

“小二,二楼雅座。”

“几位客官,要点什么酒菜?本店有各式美酒佳肴,西域三勒浆、高昌葡萄酒、新丰绿蚁、剑南烧春,还有灞桥羊羔酒。”

程处默一看就是常客,嚷道,“这六月天的谁喝羊羔酒啊,多腻,就来点高昌葡萄酒,记得要冰镇过。”

“好喽,我们这有冬天窑藏的冰,保证冰爽,几位要点什么下酒菜?”

尉迟二黑张口就来,“烤几份驼峰!再烤四条羊腿。”

程处默鄙夷他只知道吃肉,对小二吩咐,“你去萧家铺买馄饨,去瘐家铺子买粽子,再到韩家铺子买毕罗,记得买他家招牌的樱桃馅和蟹黄馅的。”

“三郎要点什么?”程处默扭头问秦琅。

秦琅哪知道东市有哪些有名的吃食啊,只得让一起来的秦用帮忙点。

秦用倒没那他们那么浮夸,“那就来一份你们家招牌的水盆羊肉,再每人来碗槐叶冷陶吧。”

“好类,水盆羊肉要不要搭荷叶饼?”

“要的,吃水盆羊肉,一半干吃一半泡羊汤泡那可是一绝。”

小二笑着记下,将几人迎上楼。

包厢坐下,程处默笑呵呵的对秦琅道,“今天是尉迟二郎做东,咱们狠狠宰他一回,想吃什么尽管点。”

尉迟宝琪笑的有些勉强,光刚才点的可就不便宜了,毕竟这是长安最有名的酒楼。

“这么多估计咱们四个也吃不完。”秦琅可记得他们刚才点了一堆了,别的不说,驼峰四个,还有四条羊腿就不得了。

此时正是午后,东市虽刚开市,但大量涌入东市的商人百姓,还是让酒楼迅速的热闹起来,好多赶着入市还没吃午饭。

陀峰和羊腿都是要现烤的,而萧家馄饨、瘐家粽子和韩家的毕罗则都是外面铺子买来的。

毕罗其实就是一种煎的馅饼,蟹黄毕罗味道很棒,槐叶冷陶则是用槐叶榨汁做成的冷面,水盆羊肉其实就是水煮羊肉片。

秦琅自醒来后还没吃过东西呢,一份份上来,一样样吃过去,本以为唐人的饮食会很一般,但一吃却停不下来了,真的好吃,尤其是份量足,实材又鲜且真。

他还发现自己的食量居然有大胃王的潜质,一堆东西吃下去,感觉也只是刚垫了垫肚子而已,而另外三个更是如风卷残云一般,早就已经吃光羊肉开始在掰荷叶饼放羊汤里泡,并开始催促烤驼峰和烤羊腿快一点了。

边等边闲聊的当儿,倒是听到楼下有人正在高声议论一件时闻,说的却正是翼国公得太子力荐高升左卫将军,而且太子还亲自出面给秦琼庶子说亲荥阳郑氏女之事。

“那秦琅不过一婢生庶子,何德何能娶五姓女?”有人尖声叫道。

“秦琅是庶子不错,可人家的爹是国公啊。”有人酸溜溜道。

“国公?朝中国公多了去了,可有几个国公嫡长子能娶到五姓女?”有人反驳。

“那不一样,秦琼原本是秦王府大将,如今这转投东宫,太子自当厚赏嘛。”

大家于是纷纷愤愤不平,大骂秦琅走狗屎运,又有人大骂秦琼背主不义等等。

声音传来楼上,包厢里的气氛一时古怪起来。

程处默呵呵笑了两声。

他一边继续掰着荷叶饼,一边朝秦琅冷笑道,“倒是刚知晓秦伯伯高升,恭喜恭喜啊。”

秦琅瞧了他一眼,也拿起一张荷叶饼往自己面前的羊汤里掰饼,“都是为陛下效力,听命于朝廷调动。”

“还是秦伯伯有本事,从秦王府正四品下右三统军,直接就升从三品左卫将军,连升几级,还授了天节将军这么有实权的职位,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要高升正三品的大将军了吧?”他的话里已经开始冷嘲热讽了。

“大郎你有什么话就直说。”秦琅停下手里动作。

程处默拿起冰镇高昌葡萄酒,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端起一口饮尽。他目光望着秦琅,已经有些冰冷。

“楼下大家都说秦伯伯是得了太子力荐,这才高升要职,而且太子还亲自出面为三郎你说亲荥阳郑氏女,有这事吗?”

“消息倒是传的快。”秦琅呵呵一笑。

“你就说是不是这回事吧?”

“确有其事。”

程处默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站了起来。

“来,三郎,喝了这杯酒,咱们兄弟俩个以后就从此是路人了,今后,你走你的阳关大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咱们兄弟缘尽于此,干!”

尉迟宝琪也端起酒杯,他摇着头,看着秦琅有些不屑的冷哼一声,“真是让人想不到,早知道昨天我那棍子就该挥重一些。来,喝了这杯,以后咱们也就当互不认识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