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网游之春色无边 > 第04章 色情加网游真的有搞头吗

第04章 色情加网游真的有搞头吗

在社区的便民小药店里,女人买了一大堆东西,除了对处理伤口有用的医护用品外,还有如:安全套、印度神油、大力金刚丸、情趣内衣、电动假鸡巴等。这些东西让李铁柱感到非常的必要,同时也觉得女人真是太英明、太周到、太伟大了。但是让他颤抖是;还有一条黑色的小皮鞭……

“1489去到零头,收您1480,”老板娘觉得遇到了真正接受这一行的消费者,感到非常高兴,所以非常客气的说。

女人很无辜看着李铁柱说:“象我这样的美女是很少带这么多现金的,你不用这样张大着嘴看着我。”

李铁柱张大着嘴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那条黑色的小皮鞭。他努努嘴,示意钱包在裤兜里,因为他的手现在没空,一只提着那两袋东西,另一手搭在女人的肩上。而女人搂着他的腰,非要扶着他走,死活也不松手,如果自己没有穿高踉的话,她有可能会抱着他走。

女人从他裤兜里摸出钱包,一扎崭新的百元大纱静静的躺在钱包里,出1500给了老板娘说:“不用找了”。然后又对李铁柱说:“你带这么多现金不怕被抢啊,为了你的安全,这些钱先有我为你保管。”

汗!暴汗!!

谢谢!谢谢!在老板娘的谢谢声中两人离开了药店……

在电梯里李铁柱背贴在电梯的不绣钢墙上,女人白玉般的手搂着他的脖子。女人在穿着高踉的情况下,几乎和他一般高。额头顶着他的额头,眼睛看着他的眼睛。热情如火的,灼热的李铁柱不时的想逃。

女人的舌头如蛇吐信似的进进出出,尽情挑逗他的嘴唇。

而李铁柱并不象女人那样大胆妄为,必竟电梯里还有十几个观众要他面对。可女人是背对他们的,她知道有人在看她们,但是她不在乎。

她觉得李铁柱吻的非常不认真,东顾西望的使她很不高兴。你越不想要,我就越要这就是她的个性。强捧住他的脸,樱唇狠狠的文了下去……

这一吻,直吻得唇肉翻飞、舌尖翻腾、口水横流、直到叮!一的声,电梯到了68楼,两人才依依不舍的走出电梯……

“你是嘴巴好臭哦!全是香烟味!”女人扶着他边走边说。

李铁柱说:“男人当然臭啦!不然又怎么会叫臭男人!臭男人!”

女人:“你那种臭!是因为长期抽垃圾烟才会有的恶臭,以后中华以下的烟不许抽,不然你就不许吻我。”

李铁柱自尊心受到强烈打击,低头无语中……

女人:“小宝贝!不要难过哦!以后你烟有姐姐给你买喔!”

典型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一进家门女人把李铁柱扔到沙发上,随脚甩掉那高跟鞋,拿了那袋装有情趣内衣的袋子就进了浴室……

李铁柱对上午才租来的新家,也并不熟悉,他连看房子在内这是第三次来这里,第二次是,他从原来住的地方,般过来那台电脑,顺便在超市里带了些吃的上来放在冰箱里。

他对吃和住都没有特别的要求,这屋里现成东西他已经很满意了,特别是那床和这沙发,非常柔软有弹性。他至所以要在市中心租这样一间房,是为了方便他找女人,过一段他认为随心所欲的日子。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洗鸳鸯浴啊!”李铁柱靠在沙发上大声的说。

女人在浴室里答道:“好啊!你要是敢的话!”(“敢”字是咬着呀说的)

“嗯!我不敢!你知道我有时候是不太男人的。”李铁柱知趣的说

女人是:“算你聪明!不然我阉了你”

“好象很久了哦,不会在里面自摸吧!”李铁柱躺在沙发上都快睡着了迷迷糊糊的说。

“是吗!如果你承认自己‘不举’那我‘自摸’也是必然的!”女人终于推开浴室门说。

我……我……李铁柱猛咽着口水再也说不下去了……

女人从浴室出来,头上裹着一条毛巾,包着湿露露秀发。身上穿着一个紫色丝质雷丝镶边的秀明肚兜,把如足球般巨大的乳房点缀得极其的诱惑。下身穿一条紫色丝质雷丝镶边的透明拖地长裙,裙子的前面是真空的,从腰部垂下一条条极细的绒丝。在这绒丝下,隐现的是同样材质的下开叉小内裤,说它是内裤,还不如说她是两条带绒毛的带子贴在阴户的两边,大片细长的阴毛和紫色绒毛交织在一起,形成复杂的颜色。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在裙摆下显得那么刺眼,肩披着同样材质的披风很长很长的,拖到地上有一米多,袖子也是很大很长,整个风格;唐风的,古典的,飘逸中带着高贵,性感中透着淫荡……

女人扭动着身体慢慢的走到李铁柱身边。看到他贪婪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不住的游走,张大着嘴口水直流样子很是得意。也不想再折磨他了,要真把他弄花痴了,自己到那里再去找这么一个“好玩”啊。

女人伸出纤纤玉手抹去他嘴角的口水说;“小宝贝快点把衣服脱了吧!”

李铁柱紧抓着自己的衣服紧张的说:“先和你说好,我不玩sm的”。

李铁柱一句话差点没把女人气死过去,女人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活象个女王说:“废话那么多!你到底脱!还是不脱。”

李铁柱扭捏脱掉上衣,缩在沙发角上恐惧的紧紧盯着女人。

恩!恩!女人指指他的裤子。

李铁柱紧皱眉,好象很为难的样子。

女人狠狠一瞪眼!

李铁柱只好乖乖的解开皮带,在脱到脐盖的时候,突然转身扒在沙发上就不管了,一副要杀要刮随便你的样子。典型的鸵鸟心理。

把他恶搞到这份上,女人心里得意极了,粗鲁一把把他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啪!的一下,在他的光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说:“嗯!……屁股挺有弹性的,不知道等下干起来有没有劲喔!”

李铁柱心想;等下不干得你叫爹,我就不姓李!”但他不享声是心里惧怕那小皮鞭,用沉默反抗女人粗暴。

女人也上了沙发,张开腿骑坐在他的屁股上,压的李铁柱呒!呒!的直哼哼。

女人的身体一向很健康,匀称,结实,所似她的体重要比看上去重的多。

“你是不是属猪的是啊!你怎么这么重啊!”李铁柱说。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啊!”女人故意使了个千斤坠说。

嗯!……哼……我干死!我有罪!我有错!姐姐你放过我吧!李铁柱求饶道。

女人:“那好吧,先放给你,看在你叫姐姐份上,不过……等一下就算很痛,你也不许动喔!”

最担心的事终于要发生了……

李铁柱不喜欢被虐,但是他看过一些sm的a片知道总有机会轮到自己虐待她,所以他忍!等到自己虐待她的时候变本加厉要回来。

女人从容的拿过放在茶几上的纸袋,从里面拿酒精棉球和捏指嵌,轻轻擦拭他身上几处擦伤,然后再擦上点蓝药水,她的护理不是很专业,但是非常的小心仔细。

李铁柱强忍着酒精和碘酒刺激伤口的灼痛,眼泪哗哗的,不是因为痛,是因为感动,除了他妈,从没有女人对他这么好过。

女人处理完上身,转身处理他下身脚上的那快大伤口,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完后,还抹了些药膏在伤口上面,用纱布包好,再在上面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李铁柱并没有说什么,但俩人关系发展的现在,并不是用语言能够表达的,很多时候,靠的是一种感觉和一种默契,一个眼神和一个微小动作或表情,都能准确的读懂对方,是一种用心的交流,无法抗拒,也无法逃避,是自然的吸引,是彼此真正的理解。

女人处理完所以的伤口拍拍手,从李铁柱的屁股上下来,在他的屁股上狠踹了一脚说:“妈的!还挺享受的,看来你是真有被虐待的倾向,快给老娘我转过来!”

“嘿!嘿!”李铁柱转过身来,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小鸟”冲女人傻笑。

女人强忍着笑,指着他的两腿之间,示意他把手拿开。

嗯!嗯!李铁柱猛摇头。

“哼!胆子发育是吧!”只是用眼角撇了一旁边的那个纸袋里的小皮鞭……

李铁柱就乖乖把手举了起来……

哇操!……天那!……你妈是不是和驴做爱才生你啊!这么大!女人惊叫道。

李铁柱的阳具是大。以前在单位上班的时候有几个前辈带他去叫“鸡”经常是弄到一半路,连钱也不要就被干跑了……

他扭扭捏捏的迟迟不肯把鸡巴露出来,就怕吓到女人。

女人却飞快上前一步,立刻蹲在他面前,颤抖的手握住那大阳具。一颤一颤的好象一把都握不住,所以她用两中手握,生怕它跑了似的,就算两手握,还有鸡蛋的大龟头露在外面,足以说明它之巨大……

女人对他的大阳具又是亲、又是闻、又是舔、还在脸上蹭来蹭去甚是喜欢若狂。

噗!在大阳具上吐了一口口水在jj上面,用袖子擦了擦说;“‘好一条夺命大jj’”

李铁柱说:“色情加网游真的有搞头吗?”

女人说:“嗯!有搞头!真的很有搞头!然后,嗯……的一下把龟头挤进嘴巴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