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窗纸上的松痕 > 番外一烈阳(古丽X秦子安)

番外一烈阳(古丽X秦子安)

“拜拜。”

古丽和秩宁道别,催她快点回去。

走到楼底,她才发现没带钥匙,秩宁说要陪她一起上去,她连连摆手。

“那我先回去了?”秩宁一步叁回头。

直到秩宁的身影消失在树影里,她才跺了跺脚,上楼去了。

她和秩宁为了避人流拥挤,都会晚几分钟下楼,现在的楼层里几乎只有零零散散的同学。

高二叁班、高二四班……

门牌上的数字又在她的脑海里闪过,等数字数到八,她已经把手从口袋里拿出准备推门了,冷不丁和门里出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她连连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正要抬头质问他。

面前的人也许是因为身量很大,站在那儿没有丝毫的晃动,瞪着她,也有些吃惊的样子,反应过来后就上来扶住她。

“你没事吧?”

古丽有些泄气,没好气道:“我有事你能怎么着啊?”

却不想那人看着她,神色认真,“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古丽翻了个白眼,刚想说话,却听那边的楼梯有人大喊:“秦子安你怎么回事?等你半天了!”

球在地上拍得噔噔响。

秦子安做了个手势,那个男生也不在意,直接把球抱在怀里。

“你们先打,我一会过去。”

他转过头,面向古丽,想继续询问古丽的情况,那男生眼神在古丽和他身上暧昧地游移了几圈,才吹着口哨走了。

秦子安又认真地询问了她一遍,古丽只色厉内荏地瞪了他一眼,擦着他的肩膀走过去,一种男生的清冽气息涌入她的鼻头,她有一瞬间的迷眩,脚下却又不知怎么的绊了一下,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接住……

古丽醒来时还是蒙蒙亮的天,西方人的艺术细胞在每一个角落都体现地淋漓尽致,四周的床帏是繁杂的蕾丝边,给这个时间更添一抹朦胧。

梦里的一切仿佛还在昨日,现在这个陌生的国度,让她无比地想念国内,想念……他。

古丽一只手臂枕在脑后,翻了翻手机,没有什么消息,那个号码还是标了红色。

手机暗下去,她翻身起床。

她住的房子是一位叫布尔莎的老人的,她的儿子夫妻两个都是公务员,被外派公干,留下五岁的儿子贾斯汀和老人生活在一起。

异国他乡,语言上的障碍,风俗的相异,学业上的压力,找人的焦虑,像一个首次曝光在太阳下的海洋生物,古丽忙得几乎脚不沾地,还是有一天早晨她急忙洗漱完要赶早课,布尔莎塞给她一袋碎牛肉和一瓶牛奶。

“丽莉,你太瘦了。”

第一场雪下来的时候,布尔莎要带着贾斯汀去乡下,快到圣诞了,她们要到农庄和亲戚过冬,古丽的大作业已经写了大半,但是学校的留学生联合会有个教汉语的义务活动,她只能抱歉地拒绝了布尔莎让她一起到乡下农庄过冬的邀请。

古丽分到的是一个下面小镇上的一个华人家庭,寒冷的天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古丽却觉得没什么,事实上她并不拒绝任何一个可以接触未知地方的机会,也许……

房子里只剩她一个人,古丽敲下最后一个字,伸了个懒腰。

外面覆了一层雪,看了时间还算早,古丽取上围巾,准备先去小镇看看。

城际公车也像被大雪冻住一样,古丽把站牌上的所有信息看了个遍,它才从街角慢悠悠地驶过来。

也许是因为下着雪,车上只有几个抱着鼓囊囊的购物袋的老人,都细细地打着盹,古丽带上耳机,看着窗外的建筑物一点一点地远离。

小镇上叁叁两两的人,都有些行色匆匆,店家打着橘黄色的灯,她走进一家连锁的快餐店,提了份汉堡和咖啡出来,沿街走着,冷不丁被人撞了一下,咖啡浇在胸前的衣服上,她急忙擦了一下,抬头却发现撞她的人早没影了,等她把杯子扔进垃圾桶再一摸口袋,钱包不翼而飞,她想起刚刚撞她的那个人,竟然遇到了扒手!

手机也没有信号!

她照着地图地位置一点一点地找着,希望那家的主人可以帮助她,心里默默祈祷着,可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半天,却在别墅区里迷了路,有小雪飘了下来,古丽把背后的帽子掀上来,心里对自己负气到了极点,她到了背风的角落蹲着,听到狗叫声她转了转脑袋,又听到主人安抚的声音。

是中文!

古丽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了出来:“救命……”

秦子安回来,了伞放进门边的沥水盒里,肩膀上沾了几片雪花,在温暖的室内迅速融化成水滴,外婆过来问他怎么样了。

“几个电线柱子倒了,正在抢修。”

他把大衣挂上去,总感觉有道目光盯着自己,看到古丽他诧异地睁大了眼。

古丽就直直地盯着他,像是要把他盯出一个洞来,身上披着印着几何图形的毯子,齐肩的头发垂下来,手里还捧着一杯热茶,像一只被解救的、还稍显狼狈的动物。

秦子安跟在外婆身后坐到另一个沙发上,长腿弯下来,白俊的脸上有些茫然。

外婆把情况说给他听,秦子安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那边的古丽突然出声:“外婆,我和秦子安是同学。”

秦子安正用毛巾擦着头发,敲门声就响起了,打开门确实古丽的脸。

“外婆让我端给你的。”

“谢谢。“秦子安接下来,又说了声晚安,就想把门关上。

古丽却卡住门,灵巧地挤进来,把门合上了。

“秦子安。”她的声音有些娇蛮,“总算让我抓到你了!”

秦子安把牛奶放到床头柜子上,转身看着她,“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不!我现在就要说!”古丽恶狠狠地盯着他,“你为什么没有参加同学会!你以为留下几个破纪念品就可以一走了之了!冷漠!虚伪!”

秦子安皱着眉,想说话反驳这些莫名的指控,对面的女孩子却突然扑到他的身上,惯性之下,他连步后退倒在了床上,唇上就有一片温热袭来,只是倔强地贴着,像是一个火山终于找到了发泄口。秦子安扳着上方的身子,想让她离开,身上的女孩子却突然松了口,埋在他的颈窝哭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