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皇叔 > 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

时光飞逝,很快就到了年关。

除夕宫宴这天,青离思及明月郡主一人呆在翔鸾阁,孤苦伶仃,派翠微去请明月郡主过来一同吃年夜饭。

两盏茶后,翠微却一个人回来了,眼圈还泛着红色。

“怎么了?”青离问道。

翠微擦了擦眼角,道:“奴婢去的时候,明月郡主正在为杨将军擦身,按摩腿脚,奴婢就守在殿外等着,和郡主宫里的宫女闲聊了一会儿。听说,杨将军的贴身之事,郡主从不假手于人,都是亲力亲为。后来,明月郡主忙完了,就有宫女领奴婢进殿。奴婢进去的时候,郡主正坐在床边,读书给杨将军听,那声音可温柔了!奴婢心想,这样的除夕团圆夜,郡主一定是最想和杨将军一起过,就没说娘娘请她过来吃年夜饭,探望了一番,便回来了。”

青离听后,沉默了片刻,道:“这件事,你做得很好。”

即便如此,宫宴过后,青离还是去了翔鸾阁一趟。

明月郡主已经有六个月的身孕,腹部高高的隆起,这些日子,她顾念着腹中的孩子,虽然吃好睡好,但因为心中思虑过甚,人依旧瘦得厉害。

青离进殿时,明月郡主正躺在床上,陪杨晋絮絮叨叨的说着话。

羊角宫灯散发着昏黄的暖光,熏染出一种温馨安宁的气氛。

明月郡主见到青离过来,仿佛很高兴,拉着青离说了很多话,大多数都是关于腹中的孩子的。

“这个孩子生出来,一定爱吃核桃,你不知道,我从前都不爱吃这些干果的,怀了孩子后,忽然就变得爱吃核桃了!我左思右想,估摸着一定是这个孩子爱吃!还有还有,这个孩子已经会动了呢,今天我正在午睡,孩子忽然踢了我的肚子一脚,把我给吵醒了……”

明月郡主絮絮叨叨地说着,提起孩子,她的脸上仿佛就有止不住的笑容。

青离一直耐心听着。

心里也不禁有些羡慕,做了母亲的女子,连身上都笼罩着幸福的光晕!

她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腹部,她和阿彻每晚都很努力,怎么就是没有孩子呢?

说到最后,明月郡主忽然道:“青离,我求你一件事。”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帮你。”

明月郡主看了眼沉睡的杨晋,微笑道:“你帮我和皇上说一下,让他为我和杨晋赐婚!”

青离愣了愣。

良久,她才道:“明月,你真的想清楚了吗?杨晋也许再也醒不过来了,而你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

明月郡主看着杨晋,眼中露出温柔的神情,道:“你大约不知道吧,其实我很早很早之前就喜欢他了,虽然他只把我当做妹妹。你不知道,当他说要回来娶我的时候,我有多高兴,虽然知道他爱的人不是我,但是我还是很高兴能嫁给他。后来,我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青离,你能明白这种感觉吗,腹中有着一个小小的生命,是你和你心爱之人的骨肉……”

“我明白。”青离轻声道。

明月郡主继续道:“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就算杨晋一辈子都这样昏迷不醒,我也愿意守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青离泪凝于睫,握着明月郡主的手,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开春后,赐婚的圣旨就颁发了下来。

青离见明月郡主身子重,不方便办事,这里又没个长辈替她操持婚礼,便主动过去为她处理各项婚礼事宜。

这日,内务府将凤冠霞帔送了过来,青离正陪着明月郡主查看,翠微忽然从外面走了进来。

“娘娘……”翠微脸色有些难看。

青离以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便随着她一起到了偏殿,问:“出了什么事?”

翠微道:“威国公进宫了,劝诫皇上纳妃充盈后宫,又要撞柱子,拦都拦不住……”

青离蹙了蹙眉。

众大臣以皇后无子为由,奏请皇帝纳妃,威国公更是经常当堂撞柱,这些都已是家常便饭,翠微为何还这么慌张?

“娘娘,宫里不知哪来的消息,说娘娘从前小产伤了根本,怕是再也无法孕育子嗣了……”翠微觑着青离的脸色,结结巴巴地说完这番话。

青离听了,又惊又怒。

二话不说,提着裙子便往大明宫去。

这威国公三番两次奏请慕容彻纳妃,斥责自己是祸国妖女,这次她非要和他理论一番不可。

青离冲到大明宫时,威国公正扎着脑袋要往柱子上撞,身后一群太监宫女拦着。

青离胸口怒火蹭蹭蹭直往上冒,脑中热血上涌,旋风一般地刮进殿内,只是话还未说出口,就眼前一黑,身子软软的滑了下去。

慕容彻吓了一跳,也顾不上旁边撞柱子的威国公,抱着青离,忙宣了太医前来诊治。

徐太医背着药箱匆匆赶来,估摸着又是威国公撞破了额头,宣他来治伤了。

进殿一看,却是皇后娘娘晕了过去。

徐太医行了大礼后,忙战战兢兢地为青离诊脉。

“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晕过去?”慕容彻焦急道。

徐太医大喜道:“恭喜皇上,皇后娘娘这是喜脉啊!”

“当真?”慕容彻激动道。

徐太医道:“老臣行医数十年,从没有误诊过,皇后娘娘的确是喜脉!”

慕容彻听了,内心激动难抑,却没想到,威国公比他还要激动,柱子也顾不得撞了,兴奋得满面红光,奏请皇上将太医院的全体太医宣来,为皇后娘娘安胎。

宫中的消息往往传得飞快。

不到两个时辰,连住在安王府中静修的萧太后也知道了消息,立刻去佛堂烧了柱香给菩萨。

傍晚,萧太后指派给青离保胎的两个嬷嬷就到了宫里。

慕容彻知道,萧太后曾经位主中宫,身边有很多得力的老嬷嬷,如今指派到青离身边的这两位,估计就是在安胎照顾月子方面特别有经验的嬷嬷,因此,便十分爽快地留下了。

当天夜里,慕容彻就被萧太后指派来的嬷嬷赶出了未央宫。

“皇上,皇后娘娘怀孕后,便不能伺候皇上了,还请皇上回大明宫就寝。”

慕容彻扒在门口,可怜巴巴地看着青离。

青离偷偷看了他两眼,却咬着唇儿,撇过了脸。

从她怀孕到生产,足足有十个月呢,这期间,她和慕容彻都不能行房。

她和他夜夜同床共枕,他对夫妻之事有多热衷,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若是慕容彻软着调子求欢,到时候,她还真不一定狠得下心来拒绝。

与其如此,还不如分房睡来得好。

三月末,明月郡主和杨晋在翔鸾阁举行了婚礼。

青离去观了礼。

明月郡主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和昏迷的杨晋在众人的祝福中拜过天地,正式成了夫妻。

青离看着明月郡主颊边甜蜜的笑容,眼角忽然泛出泪花。

这世上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对于明月郡主来讲,这大约就是她的幸福了吧?虽然不够圆满。

明月郡主再过一个多月就要临盆,青离想了想,将萧太后送来的伺候她孕期生活的两个嬷嬷留了一个给明月郡主,伺候她将来生产和坐月子。

宫中难得举行婚宴,四处张灯结彩的,窗棂上贴着红彤彤的双喜,明亮的色彩,将杨晋昏迷的苦闷也冲淡了不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