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皇叔 > 南疆

南疆

马车在虫谷中缓缓行驶着。

青离坐在车辕旁,两条腿在空中来回晃悠,她看着路边的野花,忍不住伸手采摘。

然而,她的手刚伸出去,原本绽放在草丛中的野花就如长了脚一般,忽的退开一尺,才停了下来,花瓣还在不停地颤抖,似乎受了惊吓。

“这些花怎么会怕我?”青离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朵拉坐在一旁咯咯笑个不停,道:“这些根本不是花,是蛊虫。殿下的血能够抵御百蛊,寻常的蛊虫一碰就死,当然会害怕了!”

说完,她伸手在路边采摘了一朵黄色的野花,拿给青离看。

这蛊虫虽然长成野花的模样,却真的是只虫子,花瓣貌似是蛊虫的翅膀,两根浅红的花蕊是蛊虫的触角,绿色的花萼,是蛊虫的虫身,底下还长了几对爬足。

“居然真的是虫子……”

青离叹为观止,试探着伸手去触碰蛊虫,那蛊虫却像是受了惊吓般,猛的扇动翅膀,朝远处飞去。

朵拉道:“这虫谷之中,很多东西看着像花花草草,其实都是蛊虫,只是寻常人看不出来而已。如果外界之人随意闯入虫谷,肯定会被这些蛊虫咬死分食。”

青离惊讶地问:“这些蛊虫会吃人?”

朵拉点点头,道:“当然吃人了,蛊虫都是食肉的,如果有人和动物进入虫谷,就会被蛊虫咬死分食,如果长期没有肉食,蛊虫间也会相互蚕食,厉害的大蛊虫将小蛊虫吃掉。”

青离听了,不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现在再看这风景宜人的山谷,忽然觉得处处充满了诡异,这山谷出奇的安静,明明草木茂盛,却连一声鸟鸣都听不到。

也是,敢飞进虫谷的鸟儿,一定都被蛊虫咬死吃掉了吧?

想到这里,青离不由担心起来。

她一旦进入了南疆,恐怕就再难脱身,如果阿彻来救她,不顾危险地闯入虫谷,那该怎么办?

青离心里乱七八糟的,皱着小脸,恹恹的坐在马车上。

南疆是个边陲小国,占地面积非常小,就相当于西晋一座城池那么大。

朱雀长老慢悠悠的驾着车,越过虫谷,过了不到两天,便到了南疆蛊王殿。

青离抬头看着眼前的宫殿,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南疆的建筑风格与西晋截然不同,高大的宫殿,顶端是一个半圆的穹窿顶,穹窿顶上立着一个高大的十字架,漂亮之中更显庄重。

穹窿顶下,支撑着高大的罗马柱,足足有几人合抱那么粗,罗马柱上,篆刻着南疆的法典,刷了一层红漆,又在文字上镀了一层鎏金。

宫墙之上,绘着瑰丽灿烂的壁画,抒写着南疆人民的日常生活,美丽非凡。

青离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

“殿下,到了。”朵拉恭敬地扶着青离下了马车。

蛊王殿外,站了一群围观的百姓,还有些蛊王殿的宫人,也好奇地伸长了脖子,探头探脑的,对着青离指指点点。

也不怪他们如此惊奇。

南疆人均是褐发碧眼,五官立体,青离发如泼墨,一双杏眼黑白分明,面容珠圆玉润,和南疆人天差地别,站在没有异族进入的南疆,实在是个异类。

朵拉将青离带到了蛊王殿南面的偏殿,将她安置下来。

“我们南疆有四大门派,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派门主分别胜任蛊王殿的长老。朱雀主南,所以蛊王殿南面的偏殿,是我们朱雀门的地盘。殿下,现在你身份未明,只能暂时委屈你住在这里了。”

青离点点头。

朱雀长老从外面走了进来,道:“再过半个月,就是南疆的秋祭之日,到时候,上至蝶神殿下、南疆王、四大长老,下至普通南疆百姓,都会到圣地去参加祭典。那个时候,我会当着所有南疆子民的面,宣布殿下的身份。到时候,殿下就能够正式加冕,成为南疆的蝶神,受万民朝拜。”

青离淡笑道:“那就有劳长老了。”

旅途劳累,宫人们服侍着青离漱洗歇下后,便静静地退出了内殿。

殿外,一个探头探脑的宫人鬼鬼祟祟的看了片刻,便猫着腰一溜烟的跑了,直接穿过蝶神居住的正殿,匆匆往北面偏殿赶去。

“玄武长老,玄武长老!”

“什么事?”

身材肥胖的玄武长老正捧着一只大海碗,大口大口的吃着红烧蹄膀,边吃边哗啦啦的流口水。

宫人看着玄武长老狼吞虎咽的样子,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道:“玄武长老,小的看到朱雀长老回蛊王殿了……”

“这个我知道,已经有人禀报过了。”玄武长老打断她的话,又吃了一块蹄膀,嗯,味道真是好!

“已经禀报过了?”宫人有点发愣,又道,“那有没有人禀报过,朱雀长老还带了个异族女子回蛊王殿,而且,竟然还派了朵拉大小姐亲自服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