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大明合伙人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同样是养子,差距怎就这么大呢?

第九百四十八章 同样是养子,差距怎就这么大呢?

“宁宇,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忘掉有关大西的一切。”

“如今的大明,值得你为她效命,不要再与为父有过多牵连,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张献忠似是已经放下了一切,还主动对李定国规劝道。

此时的他,仿佛是已经退休的老大爷,在幽静的院子中喝喝茶、看看报纸,俨然与过去那个杀人大魔王早已经判若两人。

李定国却是神色一正,连忙道:“孩儿是义父抚养长大,一日为父,终身为父。”

“如今义父深陷囹圄,若孩儿视若无睹,岂非不仁不孝?必受世人唾弃。”

“孩儿已有打算,此次远征,必不敢懈怠,多为朝廷建功立业。待孩儿归来时,就向陛下请命解除对义父的幽禁,还义父自由。”

听了这话,张献忠连忙抬手制止道:“不可,此事万万不可。”

“就算崇祯答应,百官也不会答应,额原本想着,来到京师后,就会不明不白的死掉。”

“没想到好几年过去了,额依然毫发无损,如今皇帝如此重用你,那应该更不会向额下毒手了。”

“相比李自成,额在这里很不错,性命无忧,衣食无忧,就是闷了点,习惯了就好。”

李定国没有多说什么,最终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但张献忠知道,自己这个最为忠厚的养子在心中并没有听自己的劝。

等他回来后,很可能真的会向崇祯请命。

张献忠也知道,自己根本劝不了,既感动,又无奈,只能在心中轻叹一声,希望崇祯不要因为此事而迁怒这个傻小子吧。

说到营救义父的想法,李定国立即想到了孙可望的计划,他想了想,还是将这件事情讲了出来,毕竟这直接关系到义父的性命。

张献忠听罢,却是当场一拍石桌,大喝道:“混帐,此子已经丧心病狂。”

李定国一惊,义父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知之莫若父,虽然不是亲生儿子,但张献忠对这个最年长的养子还是比较了解的。

当他从李定国口中听到孙可望的计划后,当即就猜到孙可望可能要干什么了。

孙可望有野心,他早已经知道,但他对自己比较有信心,知道孙可望再怎么胆大也不敢将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他张献忠也不是什么好人,长子孙可望的一些性格反而与他最像,这也是孙可望除他之外,在大西军中影响力最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没想到,当他张献忠失势被软禁之后,孙可望竟然再无顾忌,为了自己的前程,竟然是准备将兄弟和养父一起给卖了。

可就算都不是亲的,但是十多年的感情,也不至于将事情做得这么绝啊,简直猪狗不如。

李定国解释道:“孩儿思来想去,觉得此事风险太大,一旦事败,反而会连累了父亲性命。”

“而且朝廷待孩儿不薄,沈大人对孩儿也是颇为信任,若此番背叛朝廷,岂非不忠?”

“可若对义父遭遇不闻不问,又是不孝。”

“虽自古忠孝两难全,但却是让孩儿好生为难,恰逢朝廷让孩儿担当此次重任,孩儿只要建功立业,便可以向朝廷请命。”

“这般,既可以报效朝廷,又能报答父亲的养育之恩,这才是两全其美之法,只是需辛苦父亲在此再呆上一年半载。”

听了李定国这番话,张献忠心里暖洋洋的,心中的愤怒也消解了一些。

同样是养子,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张献忠知道李定国并不傻,反而很聪明,之所以没有想到孙可望的阴谋,是因为心底太善良了,不敢把自己的兄长想得太坏。

但他张献忠可不是个善茬,既然孙可望不仁,就不要怪他这个做义父的不义了。

于是,他直接对李定国道:“宁宇,回去后,你立即将孙可望的计划向朝廷全盘托出,不要替他隐瞒了。”

李定国大惊,连忙追问道:“父亲,这是为何?”

张献忠长叹一声道:“傻小子,孙可望的本意可不是为了营救额,而是为了对付你啊。”

“对付我?我和他还是兄弟,又无怨无仇,他为何要对付我?”李定国还是有些不解。

“因为他心胸狭窄,他嫉妒你,如果你真的按他说的做,他就会来个大义灭亲,立即向朝廷揭发你,这样他就能踩着你向上爬了。”

听了这话,李定国还犹自不敢相信一般。

张献忠咬牙道:“孙可望身为兄长,在大西军的地位仅次于额,额的地位,他无法撼动,自然不敢造次。”

“现在大西军没了,他不受朝廷重用,但是你却越来越好,他见不得你比他更好,所以他要夺走你的一切。”

“额知道你不是完全没有想到,而是不敢将他想得如此狠毒。”

“你再想想,就他那破计划,能将额从防卫森严的京师带出去吗?就算能,锦衣卫、勇卫营还有那么多手段,热气球、千里传声筒、蒸汽汽车,额怎么能逃到西域去?”

“如果要躲到深山老林中去,额还不如呆在这里。”

听到义父这番话,李定国这才慢慢的确定了,孙可望的目标很可能真的是自己。

当然,正如张献忠所说的那样,他不是没有丝毫感觉,只是不敢将自己的兄长想得那么坏。

如果不是感觉失败的风险太大,而且失败之后会连累到义父的性命,他说不定就真的同意这个计划了。

李定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良久才道:“如果将此事上报朝廷,他很可能性命不保。”

张献忠却没有丝毫怜悯的道:“此子已然不可救药,就算你想放过他,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你兄弟几人,而且为父的性命,他也丝毫不在乎了。”

李定国的目光一凝,随即道:“好。”

他之所以突然痛快的答应,是因为孙可望连义父的性命都丝毫不顾,这是他不能容忍的。

但是张献忠却是眉头一皱,立即抬手道:“不妥,你马上就要担当重任,若是受此事连累,恐将功亏一篑。”

“你先不要声张,提醒一下你另外两个兄弟小心孙可望即可。”

“至于孙可望,他有什么阴谋诡计,让他亲自来。你离开了大明,他拿你也没办法了,等你回来后再见机行事。”

李定国神色凝重,对孙可望也越发厌恶,就因为这狼子野心的混帐,把这一切都搅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