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不是神棍 > 第19章 爷逝

第19章 爷逝

爷爷摆了摆手,示意我坐下:“没事儿,接下来,我和你说说三十斤的事情。”

“别说了老头,我去叫医生,你的情况并不好。”我赶紧说道。

“坐下!”爷爷低吼一声,眼神不容拒绝。

我有些害怕的坐在了椅子上,他继续小声的说道:“尸变后的僵尸,如果体重快速减轻超过原本体重的一半,只有一种原因。”

“你别说了,先叫医生过来看看吧。”我赶紧说道,因为我看到爷爷的脸色正在发紫。

爷爷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说道:“除了尸气被卸掉流失的重量,还有就是那僵尸有宿主。”

“宿主?宿主是什么?”我疑惑的看着他。

“食……尸……鬼!”爷爷说完这三个字,直接一口黑血喷了出来,抓着我的手直接垂了下去,眼睛慢慢的闭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我吓坏了,我猛的站起身来,一巴掌拍在了那床头的紧急呼叫铃上,然后冲到门口大声的喊着医生。

不一会儿,医生闯了进来,掏出一个手电看着爷爷的瞳孔,床边的监视仪器上,心跳和脉搏瞬间变成了一条恐怖的直线,这是失去生命体征的信号。

“快,抢救室!”医生大声喊道,两个护士走了进来,推着爷爷的病床往外面走。

我赶紧跟在后面,急的不知所措,嘴里大声喊着爷爷,前一秒人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行了?

爷爷的病床被推进了抢救室,我被护士挡在了外面:“这位先生,您先回去病房收拾一下病人的东西,就算抢救过来,我们也是要转到icu的。”

我点了点头,赶紧跑回了病房,这一刻,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回到病房,我哆嗦着手,收拾着爷爷的东西,旁边床的一名女病人突然开口说道:“先生,您爷爷刚才脸色发紫,可能是药物中毒。”

“药物中毒?”我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她指了指还挂在吊杆上的点滴说道:“那瓶点滴可能有问题。”

我皱了皱眉头,直接把点滴收进了包里面,然后又把药单放进了包里面,对着那个女生鞠了一躬,说了句谢谢。

女生有些同情的看了看我说道:“如果没有抢救过来,你一定要要求验血,并且一定要保留三份血液封存的样品,这样可以还您爷爷一个公道。”

“好,谢谢。”我说着走出了病房,然后快速的来到了抢救室门口。

抢救室的灯还亮着,里面已经传出了心脏起搏器电击爷爷身体的声音。

我焦急的等待着,不到三分钟,抢救室的门被打开,医生摘下自己的口罩,对着我说了一句谁都不愿意听到的话:“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可能!”我大声的喊道,然后看着爷爷的遗体被推了出来,头上已经盖上了白布。

我赶紧扑了过去,伸手掀开了爷爷脸上的白布,大声说道:“老头,你起来,你醒醒,你快给我起来!我们俩嘴都还没斗完呢老头。”

我哭的稀里哗啦,鼻涕眼泪止不住的流,医生走了过来,淡淡的说道:“节哀顺变,请注意您的情绪,这里还有很多病人需要安静。”

我转头看着他,腥红的眼睛被泪水包裹,我大声说道:“庸医,谋杀,你们谋杀我爷爷,我要报警!”

“请你不要乱说,有怀疑您尽管报警,请你保持安静。”医生依旧淡声说道。

我猛的坐在地上,死死的抱着那病床的一只脚,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我却接受不了,几分钟前,老头还在和我有说有笑的,一个小时前,老头还说明天出院的事情,这才过多久啊???

“先生,请您节哀,遗体我们需要推到下面的停尸房去,到时候您是领走还是安排火化都可以。”推着病床的护士说道。

我疯狂的摇着头,这下,天真的塌下来了。

爷爷,也真的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见我不松手,两个保安冲了过来,边劝边拉的把我的手掰开,然后示意护士赶紧推走。

我有气无力的坐在地上,连反抗都没有,原来悲伤真的可以摧毁一个人,极致的悲伤,能让人连眨眼睛的力气都没有。

两个保安把我伏在了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看着被护士推走的爷爷的遗体,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

只感觉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女生走到我身边,她开口说道:“忘记我刚才和你说什么了?”

“血检……公道……”我喃喃自语的重复着刚才那个女生提醒我的话,又想到了那个安院长下班时那怪异的表情,然后猛的站了起来。

我要还爷爷一个公道,安院长,肯定是安院长搞得鬼。

想到这里,力量顿时恢复,我猛的追了过去,在电梯口拦下了病床。

“我要求做血检,并且要三份血液封存样品。”我直接说道,脸色很冷。

两个护士互相对望一眼,其中一个开口说道:“您无权这么做,先生,如果需要这些,您可以先报案。”

提醒我的那个女生走了过来,直接说道:“不,他有权这么做,遗体一旦被送进停尸房,低温会让血液迅速冷却凝固,到时候里面的东西也就检测不出来了。”

女生说完,她看着我说道:“先生,您只需要全程打开录像,就可以当做有效证据了。”

我二话不说,打开了手机摄像头,开始全程拍摄,那个女生也打开了手机摄像头,把我也拍了进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