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云胡不喜 > 番外:鸳鸯锦〔十〕

番外:鸳鸯锦〔十〕

他当时还笑,说她未免考虑的早了些,等麒麟真有这个打算再准备也不迟嘛。而且他们怎么就用着可惜了呢?一铺华锦绣鸳鸯,他们也是神仙美眷哪……静漪看着他笑,说好吧,那你选一幅吧。

到底是松花和桃红,还是嫩黄和藕荷……选了半天,都没有能定下来。

一大摞鸳鸯锦,给他们两个展开,铺的满屋子都是,彩霞满天似的……

陶骧微笑着,轻轻从静漪颈后将胳膊抽了出来,伸手从碟子里拿了一只橙,用水果刀轻轻地旋着皮……削下来的橙皮被他堆成一朵花的形状,放在碟子里。雪白的瓷碟里就有了一朵橙皮玫瑰。

这还是遂心小的时候,他偶尔哄她开心,会这么削一朵橙皮玫瑰给她玩。也不知是怎么想到的,后来就成了个很有意思的事儿。现在遂心也大了些,不再用这样的小花活儿哄着才吃东西了……他看这朵橙皮玫瑰——倒是真没这么哄过孩子们的妈妈……

他将果肉切成小块,放在橙皮玫瑰旁,说:“还想吃别的吗?我下去给你拿吧。”

没听到静漪回应,他转过脸来看时,发现静漪打盹呢。

他转过脸,看她一会儿,靠在她身边。静漪呼吸匀净,睡的很舒服了。

&nb

sp;他没有叫醒她,悄悄起身将静漪的腿扶上去,让她躺的舒服些。已近午夜,他本想让人上来给静漪送点吃的,想想还是自己下楼去。

路四海在楼底的值班室里看到他下来,忙跟出来。

陶骧问四海有没有什么事,四海说没有急事,就是有两封电报送来,并不是急电。

他先去书房里收了两封电报,果然并不是紧急事件。他还是口述让四海安排回电,临了问道:“宗麒复飞了吗?”

路四海点点头,说:“是的。因为人手严重不足。陶少校也知道,连续上书请战。安司令特赦,说战斗任务结束之后,还是得关禁闭。暂时没有其他的消息。”

陶骧点点头。

没有坏消息,应该就算好消息。

“你也去休息吧。这两天忙坏了。”陶骧对路四海说。

“是。晚安,司令。”路四海说。他见陶骧并不急着上楼,于是也慢下脚步,见陶骧往后头厨房方向走去,他有点意外,不过他也只是笑了笑,就先离开了……

陶骧的确是要去厨房的,不过他没想到厨房里都这会儿了,还有不少人在。里头有说话声,听着应该是秋薇张妈她们。

他这样一来反而有点踌躇,想就这么折返回去吧,也有点不合适。就在这时里头的说话声戛然而止,厨房门一开,张妈出来了,看清楚是他,忙问:“少爷,是要什么吗?”

“哦,少『奶』『奶』有点咳嗽。是不是有蒸的冰糖雪梨?”陶骧问。

“有的。还在灶上温着呢。我马上送上去。”张妈道。她忙擦着手。

“我拿上去吧。”陶骧说。

张妈正回身要进去准备,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丝惊奇,好像一时没反应过来该回答什么合适。

少爷不常在家,虽然有些事他也亲自动手做的,进厨房端东西上去,还是有些让她不知所措。

“那少『奶』『奶』……”张妈有点结舌。七少『奶』『奶』要是知道少爷进出厨房,不

知道会怎么想……她定定神,想笑也不敢笑——七少爷这要疼起少『奶』『奶』来,也是不顾得什么身份了。这当然不是坏事……“少『奶』『奶』还要什么嘛?”

陶骧说:“来点点心吧。枣泥糕有没有?”

“有的有的……少『奶』『奶』昨儿说想吃冰糖葫芦,李婶今儿特意出去买的山楂果,给做了状元糕呢……冰糖葫芦我们做不出来。李婶说,李大厨倒是沾了一手好的冰糖葫芦儿,改天叫他来专门给少『奶』『奶』做吧……”

“好。”陶骧答应着。

平常日他就是不忙,厨房他也是不来的。

这会儿和张妈说着话,他往里走了几步,看到里面的宽大桌案边,果然除了张妈,秋薇李婶和厨娘都在。

“姑爷。”秋薇和李婶正在预备明天的食物,两人也忙起身。

陶骧点点头。

他多少觉得有点尴尬,尤其看到秋薇和李婶笑着麻利地把桌案上的食物都理顺清楚、吩咐厨娘和女佣先散了的时候。

不过秋薇却微笑着,问道:“姑爷,灶上温着的有红枣茶,姑爷要不要来一碗?”

她说着,就往灶边去,果然给陶骧倒了一碗。

陶骧在桌案边站下,看这瓷碗里的红枣茶,呈深红『色』,散着热气和香气……他一向不喝这东西的,这会儿也不知是怎么的,瞧着觉得也好。

秋薇轻声说:“小姐最近胃口不很好,难得她说想吃什么、想要什么的。”

陶骧点点头。

的确如此。

静漪就算是不挑嘴的了,真也难得娇气一阵子……

张妈将一个小盅放进盘子里端过来,盘子里果然放好了枣泥糕和状元糕。

“盐蒸橙子怎么做?”陶骧问道。

张妈愣了下,立刻意会过来,回头瞅秋薇。秋薇有点想笑,忍着从一旁的案子上拿了张报纸来,上面有豆腐块大小的一则生活百科。

&nb

sp;“前阵子报纸上登的。好几位太太试过之后说好呢。”秋薇指给陶骧看,“要不……”

“你们休息去吧。”陶骧不动声『色』。

秋薇将报纸放在一边,和张妈李婶跟陶骧道晚安先离开了。

陶骧『摸』『摸』瓷盅,还热的,仍旧放回灶上。他转身拿了那张报纸看,方子倒是简单的很,就是他没有在厨房里做过什么,不知道能不能做好。

他看看时间,计算了下,心想等会儿上去,刚刚好叫醒静漪吃了东西再休息。空着肚子睡觉到底也不好。静漪虽然没说,他想她在石公馆定然是没吃什么的。

他撸起袖子来,从水果盘子里取了只橙子,看了看厨房里的陈设,走到水池边,去把这只橙子仔细地洗干净了。

又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放餐具的柜子,打开来选了个好看的碗,把切好的橙子放进去,照着方子上说的,撒了一点盐。

蒸锅黑亮,篦子洁净,雪白的碗,『色』泽鲜亮的橙子放在里头,散发着香气……不知道蒸出来的口味会怎么样,也许静漪不会喜欢。可谁让她生病着呢?

等着橙子蒸好的工夫,他坐在桌案边喝着红枣茶把面前这张旧报纸翻了翻。

报纸上登的消息都很有趣。他边听着蒸锅咕咕的声响,边翻着有趣味的文章看。最后才看了眼报头,原来是梅季康来重庆后创办的报纸《新星》。

真也难为梅季康,报社搬到这边来,在颇为困顿的情况下,还把报纸慢慢做起来。而且不管怎么看,他报社出来的杂志和报纸,还都是很能看的……陶骧合上报纸。

厨房里氤氲着热乎乎的水蒸气,比外头还热些。

他坐着,忽的笑了笑。

灶上的盐蒸橙子快好了吧……很久以前,他也曾经这样坐在厨房里,等着的却是另一种美味。

他有点惆怅,仿佛已经很久没有吃到静漪做的香油蒸蛋了。

他过去看看蒸锅,没有拿棉布,伸手便被烫了下。

他抬手捏住耳垂,过一会儿,催着手指吹了口气,还真疼……他听到身后有人轻笑,便有点无奈地说:“又淘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