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云胡不喜 > 番外:《鸳鸯锦》 七

番外:《鸳鸯锦》 七

四周围安静的很,一点点一丝丝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了似的。

他后来想想,其实不是一点声音都没有,而是他根本就是已经懵掉了。

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将脸埋在他的肩窝。

她个子高挑,恰好配合他……他就知道他们是很合得来的。

他拉着她坐下来,她却像是从冲动中明白过来,摇头不肯钹。

她看着他,说我该走了。她说我不该这样,可是我也管不住自己了……我已经管了自己很多天了。

我也管了自己很多天了。他说,你要知道管住自己不去看你,是多难的事。

她眼里有泪意银。

她没说但是他也看出来,于是他说我知道你是怕我像长川那样牺牲了,有些话来不及说。我也怕过,我怕所以我想我还是不要再去招惹你的好。但是我爱你,这是不会变的。如果我牺牲了……[]云胡不喜7

海伦翘脚,嘴唇印在他唇上。

她说我不管了……我要嫁给你。

他看着她的眼睛。

这是双异常勇敢的眼睛。

他想她真的很勇敢……那么他怎么能胆怯呢?

他说好。

然后他问,今天嘛?

她白皙的面孔上泛起红晕。

他以为她一定是要骂他的了,好像她总是正经八百的,只要他稍有油滑,就会被她教训的……她可太像个教员了。

可是没想到,她说好。

这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抱起她来,勒着她转着圈子,转到两人都头晕目眩的——那一晚上根本两个人都是头晕目眩的——在天旋地转中,他说海伦,我爱你。

她仰头看他,说我该走了。

他说我送你。

开门出去的时候,等在外头的安娜掐着腰,看看他们,也不出声。安娜的神『色』没有刚刚那么活泼了,看上去是很严肃。

海伦说安娜,我妹妹。这一介绍才有些正式了。[]云胡不喜7

他点头说我知道。你们很相像的。他说安娜你好,我是陶宗麒。

安娜皱眉对海伦说走啦我同你回去,不要他送。

海伦低了低头,说咱们这就回去。

他就松开海伦的手,说我送你们到门口。

海伦边和安娜走在前头,边回头看他。

海伦的眼睛又美又亮,而且她是在微笑着的……

他后来想起那天送她离开时候她微笑中略有羞涩的模样,跟她说你真勇敢。

海伦说其实我心里怕的要死。可是我想如果我不去见你,不去跟你说说话,可能以后会后悔的要死。我不想后悔呀。

她不会后悔的,他也不会让她后悔。

他说海伦,我尽快带你回家。我想带你见见家里长辈……他听到海伦说宗麒我想跟你说说我的事。他只听得“宗麒”二字已然一颗心化成春水,余下那些谁还要管呢。他说我们以后再说吧,我们有时间的,不必急在一时。

她点头答应。

她看着他的眼睛说宗麒我已经提出解除婚约……你不要急着说什么。我得告诉你,就算没有你,我也会解除婚约的。我就是不知道要拿你怎么好……她声音极低,走在她身边的安娜甩了下手,走到他们前面去了。

他也轻声说,我知道了。

她没有说下去。但是她紧紧握着他的手。其实他想告诉她,这个时候,其他的事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有什么比她在他身边更好的呢?她没有说出口的那些话,他也能想象,他们一起要走的路,起码开始的这一个阶段,一定不是平坦的。或许有许许多多的阻力,但是什么阻力也不会拦着他和她在一起的。

只要活着就一定要和石海伦在一起。

……

陶宗麒能想到的尽快带她回家见长辈,当然最先见的就是距离最近的七叔和七婶。在这之前,他是应该先随海伦见过她的家长的。安娜是他见过海伦唯一的家人,还有那天偶然见过的陪在她身边的那个清秀斯文的被他误以为是她未婚夫的弟弟也算的话,也不过是两个。然后他想他认定的海伦,应该让小婶过目。

他想到要带海伦去见小婶,竟很紧张。虽然小婶一向尊重他的想法,无论怎样都会为他的幸福着想不会反对他的。尤其海伦这么好,小婶一定也会喜欢的,他还是挺紧张。

而且他也还没告诉海伦,他的家是什么样的。海伦是没有问过他什么,好像她根本也不在乎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出身。海伦只知道他母亲早逝,父亲身体并不好,远在家乡,而且在这里只有叔叔婶婶……他说的都没错。但是没交代他的七叔是陶骧,七婶就是程静漪。

他但愿海伦不要因为这个生他的气……他就是个普通的飞行员,了不起还是立过战功的;她是优秀的英文教员,人又美又善良……能遇到石海伦,是陶宗麒的福气。

他知道从此之后有这么一个对他来说无比重要、重逾生命的人让他牵挂,也从此更勇敢。

他那天驾着战机飞回来,一高兴就飞去了长安医院。

击落了敌机,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他想让她马上见到他,分享他的喜悦……他知道那天她在医院做义工的,飞低些,她可以看到他的。于是他在医院上空盘旋飞行了三圈,低的机翼简直都能碰到医院大院里的树梢儿,也能清楚地看到院子里的人——不是敌机来袭时的惊慌失措、四散而逃,而是不断从屋子里出来仰望天空。

他忽然间在那一刻觉得自己和同僚所有的努力和牺牲是非常值得的,他们不止在保卫领土,也是为了未来在这领土上生活着的人们,都能自在地仰望天空。

他当然没有在人群中看到海伦,还是挺心满意足地飞回基地。只剩下一点油料,他安全降落。看到蒲东胜那铁青的脸时,他还微笑。蒲东胜身后的宪兵就比他更加严肃,当即下了他随身的武器,被押送回宿舍等候发落。

一路上遇到归队的同僚,都悄悄对他笑笑。那天他们战绩辉煌,每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他知道自己违规了,但是并不觉得是很大的错误。即便手处罚,他想也值了……心里还有个愿望,有一天他能带着海伦飞在天上就好了。

当然结果是被上峰严重警告。

好几天他都被限制行动,要求他写情况说明报告。他的报告写的非常详尽,声情并茂。据说这份报告令基地司令员哭笑不得,但是空军司令却大为赏识,特批对他进行教育。在他进行深刻反省之前停训停飞。这处罚当然仍是很严厉的,不过他在报告中写的敌情分析,因为特别有价值,同时通报表扬。

比起他被警告和处罚,海伦忽然不见人了更让他焦虑。

他去见海伦,却只见到了安娜。

安娜见了他,脸『色』并不好。

问起来海伦哪里去了,安娜就说还不是因为他,海伦已经被父母禁足好几日了……他这才明白过来,合着他开着飞机飞到医院去给海伦看时,海伦根本就不在那里!

他有点傻眼。

安娜瞧他有点呆呆的,干脆地告诉他说就耐『性』等着吧。虽然她不知道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不过她姐姐脾气向来倔强,认定的事,没人能改变。安娜言谈爽利的很,说陶先生你要小心些,我父母亲都不是好糊弄的人呢,你想见他们,可得准备好金盔银甲。

安娜半是认真半是调侃他。

他却觉得事情一定比安娜透『露』给他的要严重的多。

他先前从海伦口中也是得知她的父母眼下并不想见他的。这也不怪他们。海伦解除婚约,说不是为了他,也是为了他的。

海伦答应他先去见她的父母,这还没有去呢……

他定下心来,让安娜等一等,他马上写封信让安娜悄悄带给海伦。

他嘱咐安娜说要小心一些。如果海伦有什么危险一定要想办法告诉他。他是预备和海伦承担所有的。

安娜看他这样反而笑了,说我姐姐是父亲和母亲掌上明珠,她会有什么危险呢?难不成他们还会把她给吃了?大不了就是生气一阵子,怪她不和他们好好商议,取消了那家的婚约,又落埋怨,又不知你是什么来路……我姐姐护着你呢,都不肯告诉父亲和母亲你的名字。不过我看也藏不了多久……

他和安娜说,他是不怕什么的,就是现在上门去让石家父母责备,也是能够的。只是他贸然过去,一旦触怒二位,恐怕于事无补。他等海伦的消息。

安娜说这样也好。不过你预备好登门那日就被我父亲教训吧。他的掌上明珠,因为你简直变成了一个再叛逆不过的女儿,换做你也要生气的吧?你要知道,我姐姐从未违背过父亲的意愿。她在英国念书,父亲一句话,她就中止学业回国。

他当然想得到石家长辈的态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