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云胡不喜 > 番外:《鸳鸯锦》 五

番外:《鸳鸯锦》 五

静漪拍拍胸口,说:“你们今儿这是怎么着啦,合着伙儿的吓唬我。”

她觉得口干舌燥,拿了杯子喝水。

“我又不是成心的……”秋薇左看看她,右看看她,问:“小姐,你这……你这不是……有了吧?”

静漪一口水含在口中,忙咽了下去,说:“胡说!”

“胡说?”秋薇又左看看、右看看静漪,似乎是在琢磨这事儿的可能『性』钶。

静漪正不舒服,也没有多想,皱着眉说:“你这丫头可不是胡说吗?哎呀我困了。”

秋薇笑着看静漪,说:“胡说不胡说,再等等不也就知道了么?我劝小姐别铁齿铜牙。”

静漪瞪她闽。

秋薇笑的厉害,但也就不说什么了。等静漪躺好,她给静漪掩好被子,关灯出门去。合上门之前,她还是不甘心,回过身来又说:“小姐,我胡说是胡说,您别『乱』吃东西哦。”[]云胡不喜5

静漪有心想驳秋薇两句,怎奈这会儿她乏的很,一句也懒得驳了。这一天要她想的事儿有点多,真让她费心费力,这会儿哪儿还顾得上想这玩笑话呢?何况她也没有那个心思。

陶骧固然是生着气出去的,她也是有些不痛快的。

要照着以前,她许是早就跟陶骧吵嘴了。不管怎么样,麒麟的事情虽说他有错,但要紧的是得知道麒麟心里究竟怎么想的。陶骧态度这般强硬,只会让同样倔脾气的麒麟跟他拧了……麒麟可从来是敬重听从他的七叔的。恐怕顶撞了七叔回去,麒麟这会儿心情也好不了吧。

静漪心里是千头万绪,好半天没睡着。她似乎是听着隔壁卧房里称心在哭,想要起身过去看看,只一会儿,哭声又不见了,却听见低低的『吟』唱……她朦胧间又想起秋薇说的,不禁微笑。

再有小贝贝,是得叫满意了吧。

……

那陶宗麒被路四海亲自带人送回飞行大队驻地,刚进了营区,因为下午逾期未归,本来就停飞的处罚加上一等,直接被上峰下令关了禁闭室。

他进了禁闭室,看看昏暗灯光下窄窄的只有一条薄毯子的床,和四四方方的小桌子小椅子,除此之外,简直光板儿。他瞅着眼睛都觉得硌的生疼。

宗麒摘了帽子放在桌上,忽然回身对着外头吼道:“这就是监狱,也得给口水喝吧?”

大晚上的,他声音粗砺,情绪暴躁,空『荡』『荡』的走廊里一阵回声不断。

门外有守着的卫兵,等回声消失,才说:“陶少校稍等。”

宗麒看看禁闭室里,卫生间是没有的。要是想去卫生间,身后还得跟这个背着枪的卫兵……他一阵心里怄火。参军这么久了,受处分虽然有过,关禁闭还是头一回,他也算开了眼。

好一会儿才有人下来送了水壶。在门口守着的卫兵接了水,从窗口递进来的时候看看他,也不说话。

宗麒倒水,喝了一大杯子。

卫兵仍旧守在门口,枪托磕在石板地上,发出轻微一声响。[]云胡不喜5

宗麒被这一声似是惊醒,又许是凉水喝下肚,让他没那么暴躁了,倒站着细听离去的卫兵那脚步声渐渐远了……于是这儿也就剩下他和门外的这个沉默的卫兵了。

他进来的时候观察过,守门的是个刚入伍的新兵,一身的军装看样子还没洗几水。

他回身过去,靠在门上,问:“老家哪儿?”

外头沉静半晌,才听得一声回答:“洛阳。”

“洛阳……听说去年河南大旱,你能来当兵,也是个好出路了。”宗麒说。

外头没有声音。

陶宗麒抬手敲了敲铁门板,外头就说了一个“嗯”。

他微笑。

这声调听着像是中原人的憨直。

“多大了?”他又问。像个老兵油子一样,见了新兵问问他哪里来的,几岁了,好像这样不仅能拉近关系,还能从气势上赢过他。就像在说,喂,我是老前辈,你得给我递烟……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十八。”

“年纪不大嘛。”陶宗麒说。

打仗伤亡一大,补充新兵力有时候就成了问题。这几年他也是眼看着身边的战友一个个甚至是一批批地离去,基地地勤也换了一茬儿又一茬儿。这些年轻的新鲜的面孔,又不知道何时会消失……有时候他想想,起飞的时候就一个念头,像蝗虫一样肆虐的敌机,能击落一架就是一架,其他的从不多想。降落时,就仿佛赢得新生似的,该庆祝就庆祝,像没有明天似的。下一次升空不知是何时,也许要很久,也许就是下一刻……他见过最残酷的场面,也见过最美好的人,就是死了也没有什么不值当的了……

他清了清喉咙。

喉咙还是有点干。

被七叔派人带回去,他除了最后撂的那几句狠话,就没怎么开口,可喉咙还是像被浓烟呛过一样的难受……心里就更难受。

他还没跟七叔那样说过话。小婶看他的眼神,也让他觉得难堪……让他们失望了啊。

他问:“长官说什么了没有?”

“三天禁闭改成七天。”卫兵说。

宗麒听了,又喝一大杯水。

七天……让他在这里关七天,那还不得疯了?

他关了灯,往床上一躺,睁着眼睛,耳边就是七叔那克制但是冷酷的声音,闭上眼睛,一个美丽的身影就不住地在眼前晃……他呼的一下坐起来,按着额头。

外头卫兵有条不紊的步子制造出来的声响,让他更加烦躁。

禁闭七天……停飞也不知多久……最近的任务这么重,他不能执行任务,代表其他兄弟要补上他的位子。

他并不愿意这样。

可是不错都错了,只能咬牙吞苦果了。

他靠在墙上,想着日间七婶说的话。七婶还是会替他说话的吧……但七叔那么生气,对这桩恋爱是一定不会赞成的了。七叔不赞成,已经不好办。可以想见,父亲和祖母更不会赞成……七婶就是想帮他,恐怕也不容易说服他们。

比起这些来,更让他烦恼的是海伦的心思。

他今天没能见到海伦,也好久没有收到她的信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既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又不知道该去哪里找她。这种日子的难熬,又只能他自己默默忍受。

这会儿他胡思『乱』想着,也许海伦是要拒绝再见他?还是像七叔问他的那样,究竟了解不了解那是个什么样的姑娘?他是爱海伦毋庸置疑,海伦对他是不是也那样坚定不移?

仔细想想,除了是个好姑娘,好像他对的确她知之甚少。但是这也不妨碍他们相亲相爱。

相亲相爱……他想到这个词的时候甚至浑身都颤了一下。

他是应该相信海伦对他的感情的吧。如果说他对海伦知之甚少,那海伦对他了解也算不上多。他连自己的家庭出身都没来得及跟她解释清楚呢。他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海伦就只知道他是个穷了吧唧今有点小成绩的飞行员,还不是照样爱上他?

海伦是多好的姑娘呀……

常川和春霖说宗麒你看起来像是个被下了降头的年轻人,说我们还认定你是很难坠入情网,看你交女朋友的架子,所向披靡……不过,这也难怪,谁让你遇到的是海伦。

是啊,海伦。

是会令特洛伊城沦陷的海伦……

他和魏长川、郭春霖一起编组飞了四个月了。四个月里在天上他们是长机僚机,在地上是队长队员,出去玩就是死党……别的编组只有编码不变,飞行员今天是这个,明天可能已经是另一个。但他们已经在一起飞了四个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