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云胡不喜 > 番外:《鸳鸯锦》 三

番外:《鸳鸯锦》 三

陶骧以为她这下得哭了。这小女儿可是个爱哭鬼。一点儿也不像遂心,遂心那是怎么都要笑的,让人看着就跟她一道心花怒放。他等了一会儿,发现称心就看着他,不笑了,也不哭,小脸上的表情,竟然有点严肃,像是在想什么……这一来他反而是想要笑了。但他猛然间想到什么,就见称心小眉头微微一皱,他忙掀开被子,一『摸』称心的『尿』布,果然是又热又湿。

陶骧一双大手托着称心的腋窝,额头一探,碰着称心的额头。称心的额头热乎乎的,倒没见异常。他含着笑,转身把称心放在台子上,立即找干净的『尿』布给称心来换。

虽然花了挺长时间才弄好,当他拍拍称心的小屁股时,还是觉得很得意的。

“怎么样,爸爸很棒吧?”陶骧对称心拍了拍手。

『尿』布换了干松的,又睡的好,称心这会儿乖的很禾。

“妈妈还在睡,咱们不能扔下她吃饭去,这会儿干点儿什么好呢?练习下,走两步给爸爸看看好不好?”陶骧就把称心放在地上,松开手,想让她练习着走几步。

称心走路也还走不稳,站一会儿,就要扑过来赖着抱住父亲的腿不肯练习的妲。

陶骧就笑着抱了称心坐在摇椅上,看着称心低声道:“称心这么懒可不好呀,姐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会走路了……哦?妈妈怎么还要睡啊……”

他低着声音和称心说话,听到轻轻一声“牧之,几点了”,回头看时,静漪正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原来已经醒了。[]云胡不喜3

“五点多了,天都快黑透了。你这两天怎么懒懒的?”陶骧把称心抱过来放在静漪身边,自己也坐在床边,伸手『摸』『摸』静漪额头,“别是生病了。你又怕冷,家里热水汀还不烧热些,重庆的冬天多难熬。”

静漪方才睡醒,还有点朦朦胧胧的,称心爬到她身上来,小身子贴着她,四肢都在舞动。她忙扶住了称心。称心还不会叫妈妈,只是哦哦地叫着她,很想和她说话的样子。静漪坐起来,扶着额头说:“没有生病……就是晕晕的,老想睡觉。”

“贫血么?你是有这个『毛』病。回头请医生来瞧瞧。”陶骧看她起来之后,脸『色』发白,就要去拿床头的电话听筒,被静漪一把按住手。

静漪嗔怪地说:“哪有那么严重。不要动不动就叫医生来。我自己身体我知道……就是累了点儿。这两天……”

她说到半截儿停住,只瞪了陶骧一眼。称心像小熊仔似的动作笨笨地抓着她的衣襟儿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跌进她怀里,她就拉着称心的小手儿逗她笑。

陶骧顿了顿才明白过来,慢条斯理地说:“啊,这两天被我闹的睡不好?那……”

静漪脸上发热,嘘了一声,说:“不准浑说啦。称心听见的……”

陶骧似笑非笑地说:“又不是我先浑说的。你起了头儿,还不兴我接上?”

“还说!”静漪要掩着称心的耳朵,陶骧拉了她的手不让,笑的大声起来。称心被父亲的笑声吵到,回过身来张着小手扑过去,按住他的嘴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