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云胡不喜 > 第一章 最近最远的人 (四十)

第一章 最近最远的人 (四十)

她禁不住嘴角一牵,『露』出一丝笑来——以前在上海念书,打开报纸时常见到的倒是父亲的消息。那时节也要冠上什么财经名人、金融巨子的名号。父亲只是不屑一顾。说这些报纸搞的噱头最是要不得也信不得……看来时代真是变了。

她端详着照片中的程之慎,油墨有些重,之慎的眉眼面目浓处太浓、黑乎乎一团,并不清楚,倒觉得之慎样子严肃刻板,其实之慎极俊俏……她合上报纸,『揉』着眉心。

也许即便是见了面,她也快要认不出她的九哥来了吧。

自鸣钟敲了十一下。

该去休息了,她毫无睡意。

近来她也许添了神经衰弱的『毛』病。忙到很晚上床去,仍然很难入睡;时常半夜里醒来,便睁眼到天亮……有时候是被遥远的枪声惊醒的。枪声明明很远,听到却总觉得近在咫尺。租界里相对于外面还是安宁些,但毕竟上海已经不是早年的上海,动『荡』的气息越来越浓郁,租界又能安稳到几时呢……她由此想着自己回来的目的,就更睡不着了。

她上了楼。

修改好的礼服下午已经送过来,就挂在衣架上。礼服看上去华丽而又不失文雅。

她再觉得无所谓,也不能不承认这是件美好的衣服。尤其当它被穿起来的时候。即便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也好像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容光焕发。

无暇表姐毕竟是了解她的。

无暇在送她这件礼服的时候说,第一眼看到这件礼服就觉得她穿一定好看,因为她总记得当年穿着跳舞衣的那个小表妹,有多么的美丽……无暇表姐说漪儿,真想再看你跳舞。你满十八岁第一次去舞会,是我和无垢带你进场的,还记得嘛,孔家的舞会?那铺满大马士革玫瑰的跳舞大厅?那晚的你,多美。我还以为我的小妹妹,是只会读书的小书呆,社交舞不过是当做功课和运动,谁成想呢……漪儿,再跳舞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