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2章 又拍龙屁
作者:花木蓝      更新:2020-10-23 01:13      字数:2038
  皇甫澈进入到了手术之后的恢复期。

  楚凌熙仍旧是在医院里,一边照顾孩子一边照顾皇甫澈,虽然很累,但是她却很喜欢这种踏实的感觉。

  可是研究生那边又要考试了,她不得不开始准备复习。

  皇甫澈躺在病床上,看着楚凌熙认真学习的样子。

  记得刚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学生,他提出要奖励她,结果她说自己想要回学校继续上学,楚凌熙是个爱学习的好学生。

  不知不觉,她遇见他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他却从来不知道原来她认真学习是这个样子的。

  盯着楚凌熙看了许久,皇甫澈觉得自己烟瘾犯了,整个人开始变得局促不安,正在戒烟,这段时间最难熬。

  楚凌熙一直低头学习,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

  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楚凌熙已经两个小时零十分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了。

  这让他十分不满。

  是谁在手术之前吓得魂儿都没了,是谁在刚做完手术的时候寸步不离,在他耳边唠唠叨叨的,如今他进入恢复期了,地位直线下降?

  皇甫澈轻咳了一声。

  楚凌熙头也不抬的拿起一杯水放到了皇甫澈的桌子上,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楚凌熙甚至不需要看他一眼。

  “我饿了。”

  “不是刚吃过饭吗?”

  楚凌熙头也不抬地应着。

  “已经过去两个小时零十一分钟了。”

  没错,楚凌熙上一次和他说话还是吃饭的时候,吃完饭她就一直在学习。

  “哦……”楚凌熙应着,有点儿漫不经心。

  皇甫澈越发不满,“我要上厕所!”

  “那就去呀。”

  楚凌熙的目光仍旧没有离开自己的书本。

  反正这事她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皇甫澈却一直没有动,直到这个时候楚凌熙才察觉到不对劲儿,她抬起头来看向皇甫澈,皇甫澈脸色铁青,脸拉了很长。

  “怎么了?

  快去上厕所啊,小心憋坏了。”

  “不想去了。”

  皇甫澈把头转向了一边,拿起桌子上的报纸看了起来。

  楚凌熙的眼珠转了转,撇撇嘴,又继续看书。

  皇甫澈这下火彻底大了!他的提示都这么明显了,这女人难道不知道?

  看不出来?

  “楚凌熙,有你这么照看病人的吗?”

  “我怎么了啊?

  你咳嗽一声我都能立马把水端给你,你说饿了,可现在又不是饭点,你说上厕所,那你就去呀,无论你撒尿还是拉粑粑,我都帮不上你啊!”

  楚凌熙说的条条是道,搞得皇甫澈没了脾气,又愤怒无比。

  “看你的书吧!”

  究竟是书重要,还是他重要?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楚凌熙对他的关注太多了,导致了现在被忽视了那么一点,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楚凌熙“噗嗤”一声捂着嘴偷偷笑了笑,然后收起自己的书本,坐在了皇甫澈的床边,“生气了?

  是不是嫌我不理你?”

  皇甫澈把楚凌熙的手臂拿开,“没有,我有病啊,还生气,嫌你不理我。”

  楚凌熙看着皇甫澈的样子分明就是气的肺要炸了,结果这老干部还不承认。

  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让楚凌熙得意不已。

  “好,那我回去继续看书了?”

  楚凌熙又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桌子前继续看书。

  结果就看见某个人的脸黑到了极致。

  楚凌熙拿着自己的书来到了皇甫澈面前,“皇甫教授,能不能帮我解答一个问题呢?”

  皇甫澈本来是不想搭理楚凌熙,但这种突然被需要的感情袭来,他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说吧。”

  “这里,帮我讲一下。”

  楚凌熙指着书本上的一个地方说。

  皇甫澈可是学校里的客座教授,虽然学校把他请过去,他一共也没有上几次课,但是他是这方面的专家,这毋庸置疑。

  皇甫澈果然讲解起来,非常流畅。

  楚凌熙也十分满意,“小女子无以回报,就献上一吻当是报答皇甫教授对小女子的传道受业吧。”

  说着楚凌熙在皇甫澈的脸上轻轻一啄。

  皇甫澈的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可仍旧没有多好看。

  “好啦,别生气了。”

  楚凌熙轻轻地摇晃了一下皇甫澈,“我要考试了,我这次如果再毕不了业,就要被清退了。”

  皇甫澈这才看向楚凌熙,楚凌熙整个研究生上的真的是断断续续的,这和他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学习可以,但是不可以像刚才那样。”

  “刚才哪样?”

  “你一共两个小时零十一分钟没有看我一眼!就是给我倒水的时候都没有瞧我一眼!”

  皇甫澈满肚子都是怨念!楚凌熙这才意识到这男人在医院里大概是太寂寞了,而她是皇甫澈唯一的寄托,她竟然超过两个小时没有看他。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看你吗?”

  楚凌熙放下书本,捧起皇甫澈的脸。

  皇甫澈斜了她一眼,一副“瞧你能说出什么花来”的样子。

  “因为你实在是太帅了,我看你一眼就没办法看书了啊!我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小鹿乱撞一样,你说我还怎么看书,怎么毕业,怎么拿到我的学位证和毕业证,嗯?”

  皇甫澈承认这马屁拍的不错,“拍马屁你绝对是第一名!”

  “我拍的龙屁!龙屁!你忘了吗?

  都跟你说了好多次了!”

  皇甫澈推了楚凌熙的脑门一眼,“好了,快去看书吧。”

  “那你不许生气了。”

  生气还是有些生气的。

  “那不如你把书拿过来,我陪你一起看,一起复习。”

  楚凌熙想了想,皇甫澈可是大神哎,有他帮着一起复习,那再好不过了。

  “好!”

  所以她几乎没有思索,就把自己所有的复习资料拿到了床上,皇甫澈顺势搂住了楚凌熙,将她圈在怀里。

  “你看到哪里了?

  这里,这个地方,我给你讲一下。”

  但是复习着复习着,就开始变了味道。

  为什么某个人的手总是那么不安分呢?

  楚凌熙在经历了第十次把皇甫澈的手拿开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她翻了一个白眼,“请你把手从我的身前拿开!皇甫澈,你是我见过的最猥琐的教授!”

  “我不是教授,我是你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