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 解释清楚了
作者:花木蓝      更新:2020-10-19 01:14      字数:2023
  “皇甫澈,皇甫澈!你给我滚出来!”

  外面高八度的声音传来。

  皇甫澈和楚凌熙面面相觑。

  一个佣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猛地拍了拍门,“先生,太太,不好了,外面有人闯进来了!”

  皇甫澈和楚凌熙立即起身,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你别出来,我去会会他。”

  楚凌熙却紧紧地抓着皇甫澈的手,“我要和你一起。”

  皇甫澈看着楚凌熙坚定的眼神,便带着她一起走了出去。

  涂一鸣带着扩音器正在皇甫家的客厅里大声吵闹着,如今的他已经变成了泼皮无赖一样。

  皇甫澈和楚凌熙把他请进了会客厅里。

  “皇甫澈,你把月月给我交出来。”

  涂一鸣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皇甫澈,如今他只能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皇甫澈身上,也不敢真的和皇甫澈闹起来,否则他什么也得不到。

  “涂一鸣,你确定你那天见到的人就是茹月吗?”

  “我确定,我当然确定!”

  涂一鸣不假思索地回答说。

  “你再好好想想。”

  涂一鸣这一次没有那么快地回答,他迟疑了。

  那天见到的茹月的确有太多的疑点,好端端地怎么会失忆?

  失忆了又怎么会在那么偏僻的地方?

  即便是失忆了,为什么还会在打电话求助之后又逃走?

  一系列的问题实在太多了,全部经不起推敲。

  “涂一鸣,都说你痴情,可你连自己的老婆都认不出来了吗?”

  楚凌熙说。

  涂一鸣低着头仔细想了许久,然后猛地抬起头来,“你们少糊弄我,别跟我兜圈子,快告诉我月月在哪儿,月月是不是被你杀了?

  !”

  “你看到的人根本就不是茹月,而是凌玥,一切的行为都是为了报复我而已,她找了一个女人来勾引你,想要给我们夫妻带来麻烦,然后为她自己争取时间。

  凌玥整容成了茹月的样子,也是为了躲避我,所以你看到的人不是茹月,而是凌玥!”

  皇甫澈解释着,可是他能感觉得到,这太复杂了,像涂一鸣这种恋爱至上的人估计是听不懂的吧。

  “你胡说吧!什么茹月,什么凌玥,我只要我的月月,你把月月还给我!”

  涂一鸣朝着皇甫澈怒吼着。

  “涂一鸣,你好好想想,你的老婆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身边?

  这个世界上一见钟情太少太少了,偏巧你们一见钟情,感情还那么要好,你就没有怀疑过什么吗?”

  “我们是天作之合!这是我们的缘分!”

  涂一鸣反驳着,“我们两个人好好的,偏偏遇见了你们!”

  涂一鸣咬着牙齿,恨不得将面前的两个人咬的粉碎,可他还是克制着,因为他受制于人,不得不屈服。

  “你醒醒吧!如果这个世界上你遇见了一个人,这个人各方面都和你完美契合,你一定要知道这个人是抱着目的接近你的!”

  楚凌熙大声说着,“这个茹月就是凌玥派过来勾引你的,所以她各方面都会去迎合你的喜好!”

  “不是的,不可能,月月不会这么做的!你们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涂一鸣有些精神失常地摇晃着脑袋。

  皇甫澈和楚凌熙看见涂一鸣的样子,大概也了解了,他们是说不通涂一鸣的,因为涂一鸣的精神已经出了问题。

  “我们真的没有把她藏起来,她已经死了,是凌玥杀了她,凌玥现在也死了,涂一鸣,你醒醒吧,回到你从前的日子里去吧。”

  楚凌熙的态度慢慢缓和下来。

  涂一鸣却拼命摇着头,“不,她没死,她不会死的,她说过要和我白头到老的,她怎么会死?

  她也不能死啊,她死了,我怎么办?

  !”

  涂一鸣抱着头,整个人如同一个精神失常的患者。

  楚凌熙不安地看向了皇甫澈。

  皇甫澈却不动声色。

  “是你!是你杀了她,对不对?

  你欺辱了我的月月,现在还把她杀了,就是你,对不对?”

  涂一鸣冲到了皇甫澈面前,一下子揪住了他的衣领。

  “你是个男人,别那么愚蠢!”

  皇甫澈的话让涂一鸣的眼睛骤然放大,然后松开了手大笑起来。

  “愚蠢,愚蠢,我就是太愚蠢了,我早就知道她不爱我,她不爱我!”

  涂一鸣笑着笑着就坐在地上大哭起来了,“她怎么可以不爱我呢?

  我那么爱她,我那么爱她!”

  看着坐在地上的涂一鸣,楚凌熙也觉得着实可怜。

  看他当初放着公司不管,拼了命地去寻找一个原本就是计划中来接近他的女人,现在又像个孩子一样在他们面前痛哭流涕,楚凌熙只能感叹这样的痴情应该用在别的地方。

  涂一鸣并没有精神出问题,他只是不愿意接受现实罢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知道她有问题!她就是故意接近我,嫁给我的!我看见她偷偷吃避孕药了,我还偷偷换了她的药,我以为她会慢慢变好的,可是……”涂一鸣坐在地上还在自言自语着。

  “是个男人就应该接受现实。”

  皇甫澈又补充了一句。

  “接受现实,接受现实……”涂一鸣来回念叨着这句话。

  他早就该接受现实了,就是不愿意接受,才一直东奔西走的,直到这一刻,他终于相信茹月不值得他爱。

  涂一鸣坐在地上哭了许久,然后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楚凌熙依偎在皇甫澈的怀抱里,“你说为什么有些深情总是会错付呢?

  我看着他,觉得他也不是坏人,只不过就是太痴了。”

  皇甫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楚凌熙抱得很紧很紧。

  还好,他们的深情从未错付,所以他们是幸运的。

  “老公,你说涂一鸣会不会找我们的麻烦?”

  楚凌熙还是有些担心涂一鸣的。

  “不知道,我会做准备的。”

  皇甫澈的眉头仍旧是紧皱着的。

  他忽然觉得手臂一阵疼痛,楚凌熙自然察觉到了他的变化,“怎么了?

  哪里不舒服吗?”

  “没什么。”

  “你还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你不告诉我,我会更担心的!”

  “就是觉得手臂有些疼。”

  皇甫澈伸了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