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3章 我早就放下了
作者:花木蓝      更新:2020-10-19 01:14      字数:2034
  一个男人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其实他不是故意偷听的。

  只不过刚好姚嘉嘉过来的时候,他便立刻去了洗手间,两个人见面实在是有些尴尬。

  江英南出来的时候,脸上仍旧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楚凌熙叹了口气,“阿南,你都听见了?”

  江英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小嫂子,我可不是故意要听你们说话的,我这不是刚好去洗手间,结果……”“行了,你还能瞒得过我吗?

  不过,阿南,我觉得嘉嘉心里还是放不下你的,如果你还没有放下她的话,那不如再努力努力吧。”

  楚凌熙语重心长地说。

  江英南却一副没什么所谓的样子,“小嫂子,你快算了吧,人家都有了男朋友了,我这又横插一脚算怎么回事呢?

  对吧?

  再说了,我们俩真的不合适,就别再提这件事了。”

  楚凌熙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来。

  江英南也似乎不愿意提及这个问题,便说自己有事匆忙离开了。

  走出皇甫家,他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

  说不难过,那是假话。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潇洒。

  一个人在心里久了,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呢?

  他总是会想起姚嘉嘉,做任何事的时候都会想着她,会不由自主地翻看她的朋友圈,她的微博,甚至会有意无意向公司工作人员问起她的情况。

  如今她竟然有了男朋友。

  他一开始也觉得这应该是绯闻,可没有想到姚嘉嘉竟然承认了。

  听见姚嘉嘉承认的那一刻,他听见了心碎的声音。

  偶尔他还会做梦,梦见他们又重新在一起了。

  原来梦终究是梦。

  送走了江英南,楚凌熙又立即看孩子去了,小汤圆和小迪送去了幼儿园里,家里只有小豆包和两个还在吃奶的娃娃,可是并没有清净多少。

  因为小豆包一个抵得上七八个孩子闹腾!楚凌熙正给两个孩子喂奶的时候,一个佣人就哭哭啼啼地跑了进来,“太太,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怎么了这是?”

  这个佣人是一个新来的小姑娘,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从乡下来的,好像叫小蝶。

  其实早在从m国回来的时候,楚凌熙就发现了,家里的佣人换了一大批,八成是因为替身的事情,这些佣人总是会在背后议论,加上之前肯定有人被凌玥收买成了内奸,所以皇甫澈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懒得去调查,索性直接换掉了。

  楚凌熙也没有去问,他们夫妻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小蝶哭的梨花带雨的,“你看我的辫子!”

  楚凌熙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刚来的时候小蝶梳着两个麻花辫,很淳朴很漂亮,可现在那辫子呢?

  “谁干的?

  是豆包?”

  小蝶苦着点点头,“小少爷拿着打火机把我的辫子烧了!我攒了好多年的头发啊!”

  楚凌熙顿时面色一沉,“去把他给我叫过来!”

  小豆包很快嬉皮笑脸地就过来了,他好像也知道自己犯错了,站在门口不敢动。

  “豆包,过来!”

  “豆包,过来。”

  小豆包最近总是喜欢模仿大人说话。

  “我让你过来!”

  楚凌熙简直要被气死了。

  “我让你过来。”

  小豆包继续重复着楚凌熙的话。

  楚凌熙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走到门口,硬是把小豆包拉了过来,“打火机呢?”

  “打火机……呢?”

  “妈咪问你,打火机在哪儿?”

  小豆包只是笑笑不说话。

  楚凌熙改变策略,“豆包,你把打火机给妈咪,妈咪给你好吃的。”

  “好吃的!”

  不到两岁的孩子正是贪吃零食的时候,小豆包听见“好吃的”三个字,眼睛都在放光。

  “那你去拿。”

  小豆包顿时就屁颠屁颠跑出去了,楚凌熙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后,到底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楚凌熙还就不信了,她这么大人斗不过一个孩子。

  小豆包从他的床底下果然拿出了不少的好东西,打火机,口红,钢笔……楚凌熙也是醉了,她还想呢,最近怎么总是觉得少了点儿什么,结果都被这个兔崽子藏起来了!楚凌熙将床底下的东西全部没收,“豆包,我告诉你啊,以后这么危险的东西不可以碰,听到没有?”

  “好吃的。”

  小豆包还惦记着自己的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做错事还有好吃的吗?

  还有,你把小姐姐的辫子给烧了,你知道这有多危险吗?

  快去给小姐姐道歉!”

  “好吃的,妈咪。”

  小豆包根本什么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吃的。

  楚凌熙简直要被他气死了。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最后还是楚凌熙拉着小豆包去给小蝶道歉,尽管不到两岁的时候还不知道“对不起”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楚凌熙还给小蝶进行了赔偿和安抚,人家姑娘家好好地头发被烧了,换谁都会难过许久的。

  想想这小东西拿着打火机到处乱跑,楚凌熙就觉得后怕,幸好没有出事。

  皇甫澈回来的时候,楚凌熙第一件事就是要告状。

  “老公,你是不是该管管你儿子啊!你知不知道他今天拿着打火机把人家小蝶的头发给烧了!”

  楚凌熙说完才发现皇甫澈的脸色不太好。

  “他哪里来的打火机?”

  皇甫澈对于这个儿子也是十分头疼。

  “怎么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楚凌熙忧心忡忡地看着皇甫澈。

  “没什么。”

  皇甫澈摇了下头。

  “你就告诉我吧,都经历了这么多事了,也不在乎多一件少一件了。”

  楚凌熙坐在了皇甫澈的身边,依偎在他的怀里。

  “涂一鸣回来了。”

  听见“涂一鸣”这个名字,楚凌熙也是吓了一跳,她都快把涂一鸣给忘干净了,想当初如果不是涂一鸣,大概也找不到皇甫澈的踪迹吧。

  “他怎么了?”

  “他还在找茹月,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了消息,说我杀了凌玥,一直嚷嚷着要见我。”

  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太糟心的事情,只不过过去的那些事情,皇甫澈和楚凌熙都不愿意再去提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