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真红虐章 > 真红虐章(01)修

真红虐章(01)修

【真红虐章】(集)重制

作者:草莓萝莉控上校(tmbjace)

28/11/22

字数:9150

「王子殿下哟~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呢~」

一位身姿曼妙,穿着极为暴露的小萝莉向我说道。

「嗯,妳下去吧」

「遵命~噗~」

女孩忍不住发出了奇怪的笑声,我瞪了她一眼,她便知趣地走开了。

早已习惯了我的冷澹,身为我的奴仆,对我的命令自然是言听计从。

我推开面前沉重的铁门,出现了一条昏暗的长廊,一条石头阶梯一直延伸到

光线无法照射到的地方。

从旁边的墙壁上取下一根火把,将其点燃,接着向台阶深处走去。

在经过了几个拐角之后,另一扇铁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在昏暗的火光映照下,散发出幽幽寒光。

我心里很清楚,在铁门的另一边,便是为我准备好的猎物,只不过,今晚的

这只猎物,并不一般。

我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将铁门推开。

空旷的地牢四周零星插着一些火把,为这漫无天日的地方提供着一点微弱的

照明。

地牢中央,一个娇小可爱的萝莉,正躺在一张倾斜的木板上,身上盖着一层

薄薄的破布,四肢被铁链牢牢地禁锢住,并向四周拉扯着。

女孩被迫只能将纤细的四肢极力地向外伸展,以此来减缓铁链拉扯所带来的

痛苦。

女孩的嘴巴被带上了口塞,眼睛被眼罩遮住,耳朵也被堵了起来,几乎完全

隔绝了外界的干扰。

清秀可爱的小脸上一抹红晕,微微颤抖着的小鼻子里发出阵阵诱人的鼻音,

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对于我的靠近,女孩显然一无所知。

我细细端倪了一番之后,将女孩的耳塞取了下来。

「似乎很享受嘛」

「嗯~嗯~唔~」

由于嘴巴被口塞堵住,女孩只能从鼻腔发出阵阵轻哼,算是对我的回应。

随后我又将口塞和眼罩也一一取下,女孩这才得以重见天日,不过由于一直

处于黑暗之中,导致女孩一时间依然无法睁开双眼。

「啊~啊~哈~水~给我水~」

经过长时间的体力消耗,女孩此时又渴又累。

「呵呵,这么没大没小么,要水是吧,没问题」

我将腰带解开,早已搞搞挺起的肉棒被释放了出来。

用手调整好位置,对准了女孩微微张开的小嘴。

「啊~什~什么啦~好臭~快~快停下啦~」

女孩扭动起小脸,左右闪躲着,但因为四肢被铁链禁锢住,自然无法躲开。

在几次尝试之后,女孩终于是敌不过饥渴,开始主动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

吞咽起来。

「哈哈哈,怎么样,喝饱了吗」

「呜呜呜~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

豆大的泪珠从女孩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不断地冒出,与脸上的尿液融合在

一起。

「呵呵,在跟我装可怜吗,我可不吃妳这一套,传说中职业拐骗幼女的真红

乐章,小红!」

听到我叫出了她的名字,女孩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妳~妳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呵呵呵,还是没想起来么,给妳点提示吧,小草莓,有印象了吗」

「欸~~~那~那个孩子吗~唔~被~被我卖掉了~」

女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我甚至都听不清的程度,似乎是在害怕

着什么。

「卖掉了?卖给谁了!说!」

我极力地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对~对不起~小红不~不可以透露客户的信息啦~」

女孩被我稍稍有些大的声音给吓到了,但即便是这样,却依然坚持着自己的

底线。

「我是那个孩子的哥哥,她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妳最好能够识相一点!」

「唔~请不要逼我啦~真~真的不可以说出来啦~不然小红会死的很惨的~

唔~」

尝试沟通无果后,我心中的最后一丝怒火也被点燃了,我一拳打在她的脑袋

边上,女孩下意识地将小脑袋微微转向一边。

厚实的木板硬是被我砸出了一个凹坑。

「我才不在乎妳会不会死的很惨!如果我今天得不到妹妹的下落,我就会让

妳生!不!如!死!」

「欸~~~~~~骗~骗人的吧~」

女孩被我爆发出的怒火吓了一跳,露出了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骗人?呵呵呵···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我发出邪恶的笑声,使得女孩不禁打了个寒战。

「唔~那~那个~真的要这样子吗~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也下得去手吗~」

女孩直勾勾地看着我,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水灵灵的大眼睛,长长的

睫毛,一眨一眨的,似是要将我的魂都给勾去。

「妳还是省省力气吧,妳越是装可怜,我就越是想要折磨妳,哈哈哈」

「讨厌~讨厌~讨厌~人家都这个样子了~为什么就没有一点点同情心呢~

唔~就放了人家嘛~好不好嘛~」

「同情心?妳在开玩笑么,哈哈哈,我可是ドs哦」

「唔~ドs?不就是~喜欢虐待别人的人吗~欸~~~虐待?不~不要啊~」

「现在说不要已经晚了哦!」

「欸~~~~~」

我不顾女孩的惊恐,将她身上盖着的破布掀掉,可接下来的一幕却完全出乎

了我的预料。

「妳···妳是···怎···怎么会有···」

「嘛~那个~那个~不要大惊小怪嘛~人家只是比女孩子多了一些东西而已

啦~」

「这···已经不是多一些东西的问题了好吧···」

只见,‘女孩’的下身,一根几乎与我差不多尺寸的肉棒,直挺挺地屹立在

那里,在肉棒与菊穴之间,插着一根粗大的震动棒,而那根震动棒棒插入的位置

,自然是只有女性才会有的小穴。

我被眼前这奇异的景象彻底搞蒙了,甚至无法判断这孩子的性别。

「人~人家是女孩子啦~不要一直盯着那里看嘛~会~会害羞的啦~」

女孩微微将头转向一侧,在她的提醒下,我才将呆滞的目光稍稍移开了一些

,气氛突然尴尬了起来,我手中提着破布,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妈的!这该死的奴仆!竟然什么都没跟我说!看来回头还得好好调教调教

她!」

此时我才忽然反应过来,刚才那个奇怪的笑是怎么一回事。

「还请不要惩罚那位小姐姐~小姐姐对小红非常温柔哦~还因为担心小红着

凉,为小红盖上了被子呢~」

对妳温不温柔关我屁事,我自己的奴仆还轮的着妳来管,另外,那个所谓的

‘被子’真的不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才盖上的么,我在心中抱怨着。

「哼哼,也罢也罢,多出来一根肉棒,也只是多了一种凌虐妳的方式而已」

我冷冷地说道。

我将手中的破布扔到一边,转身环顾了一下四周。

昏暗的地牢里,四周摆放着的各种各样奇怪道具,在火把的映照下都一一显

现了出来。

数以百计的跳蛋、各种尺寸的震动棒、巨大的注射器、高压电击器、各种长

短粗细的针、兽用的扩阴器、手术刀、电锯和一些瓶瓶罐罐。

在一旁的地上放着两个铁桶,盛放着满满两桶腥臭的精液,角落的炉子里,

放着几个烧红了的烙铁。

甚至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还摆放着一个鱼缸,而在那里面的,并不是普通

的观赏鱼,而是一些尺寸大小不一的电鳗!我走向被放在一边的一个医用小推车

,将一些小件的物品都一一摆放在上面,推到了女孩身边。

「欸~~~这~这些都是要用在小红身上的吗~好~好可怕~」

女孩因害怕而颤抖的声音中却又透露着一丝丝期待,下体的肉棒变得更加挺

立了,小穴也配合着震动棒的扭动而挤出的淫水。

「呵呵,身体似乎很诚实嘛,很期待吧,不过这些还只是暖场而已哦,好戏

都在后头呢」

「唔~才~才没有期待呢~只~只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啦~」

女孩别过脸去,无力地辩解道。

我用手握住震动棒露在小穴外面的部分,很奇怪,为何震动棒如此剧烈地扭

动,也没有任何的固定,竟一直没有掉落下来。

我尝试着将其拔出,但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容易,感觉震动棒似是被小穴死

死地卡住一样。

手上增加了力道,用力向外拽。

「啊~轻~轻一点啦~啊~好撑哦~」

我不顾女孩的求饶,手上继续用力。

「嗯~~~啊~~~」

最终在女孩的叫喊声中,毅然而然地将震动棒拽了出来。

这时我才得以见到其真正的样子,露在外面的部分和正常的震动棒并无区别

,但这根震动棒并不是从上至下一般粗细,而是在顶部是一个直径接近十公分的

圆球,上面布满了骇人的突起。

「呵呵,原来如此么,看来我准备的这些东西对妳来说确实有些过于简单了

呢」

「唔~饶了我吧~那些东西全部用上的话~小红会~会被玩坏掉了~」

我不顾女孩的求饶,自顾自地拿起小推车上的高压电击器,放到了旁边。

一只手轻轻握住女孩粗大的肉棒,另一只手拿起一个电极片,向着龟头的敏

感地带贴了上去。

「啊~」

次触碰到除自己以外的肉棒,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异样触感,心中竟然感

到了一丝丝的兴奋,还真是奇怪的感觉。

接着用手拨开女孩稚嫩的小穴。

「啊~那~那里不可以啦~唔~」

我对女孩的求饶不予理睬,将两张电极片贴在了粉嫩的肉壁上。

接着拿来一个小小的真空泵,罩在了女孩高高挺起的小豆豆上。

在真空泵的顶端,一颗尖尖的银针在微弱的火光下,散发出点点寒光。

银针延伸出来的一根电线,自然是连接到了电击器上。

我轻轻捏动顶部的气囊,将其中的空气一点点地排出,原本就高高挺起的小

豆豆,在真空泵的作用下,被拉扯变形,变得更加地肥大。

「啊~哈~小豆豆~快要裂开了啦~啊~好疼~」

空气渐渐消失殆尽,小豆豆也在一点一点地接近那寒气逼人的针尖。

「啊~要~要被刺穿了~嗯~小豆豆要被刺穿了~快停下啦~啊~」

女孩用头部轻轻撞击着身后的木板。

随着我手上的动作,女孩的小豆豆被一下下地拉扯变大、变长。

「啊~~~疼~疼~疼~~~呀~~~~~」

最终,在女孩的叫喊声中,一滴鲜血从针尖出飞溅了出来,锋利的银针刺入

了女孩的小豆豆,但我依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银针在继续深入。

「啊~哈~小豆豆~哈~坏~坏掉了~唔~~~」

即使银针已经完全刺入了小豆豆,我却依然没有停止手上那毫无意义的动作

,咬牙切齿,似乎想要将其捏碎一样。

「唔~已经~已经彻底扎进去了呢~这下哥哥满意了么~呜~」

听到‘哥哥’二字,瞬间使我想起了什么,这才反应过来,停下了手上的动

作。

「妳···妳刚刚叫我什么···哥哥?」

有那么一瞬间,我似乎有些忘记了此行的目的。

「呜呜~妳比我年长~叫妳哥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女孩忍不住一边哭泣,一边朝我说道。

我的心揪了一下,这话为何听起来如此的耳熟,呵呵,次遇见那孩子的

时候她不也是这么说的么。

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冬天,司机驾车载着我回家。

她从路边的小巷跑出,奔跑着跌倒在马路中间,司机一阵急刹才惊险地将车

停在了距离她仅有不到半米的位置。

我正准备发脾气,却看到从女孩刚刚冲出来的小巷里,又追出来了十几个彪

形大汉,个个看起来都是来者不善。

我示意身边的保镖下车查看一下情况,我也紧随其后,来到了车前。

只见摔倒在地的小女孩,身上几乎一丝不挂,下体缓缓向外流出污浊的液体

,散发着腾腾热气,但很快便被寒风吹得有些凝结。

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小女孩就这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是耗尽

了力气。

我急忙脱下西服外套,包裹在她的身上,将她抱起。

「喂!妳他妈的给我把她放下!这小娘们是我们的!」

「那妳能给先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义正言辞地说道。最新222点0㎡

「妳他妈的算个什么玩意,老子跟妳有啥好解释的」

他身后的一个男人紧接着站了出来朝我吼道:「总之就是她父母欠了我们的

钱还不上,已经被我们给杀了,剩下这个小娘们,就算是给兄弟们的补偿了,妳

他妈要是识相的就把她放下,赶紧滚蛋」

「呵呵···原来如此」

我无奈地摇摇头,朝保镖使了个眼色,他微微点了点头,迅速从怀中掏出手

枪。

弹无虚发!2发子弹全部命中头部,连一声叫喊声都没有,便倒在了血泊

之中,只剩下一个人站在那里双腿疯狂地颤抖着,冒着热气的液体顺着裤腿缓缓

流下。

「大···大哥···不···爸爸···求···求求妳放过我吧···

我上有老下有小···」

「滚!」

只留下一声冰冷的回答,抱着女孩便上了车。

随后听到一声枪响,接着保镖也回到了车上。

司机摇摇头,叹了口气,发动汽车,驶离了这里。

低头看向怀中的女孩,清秀的脸颊,粉润的双唇,白皙的肌肤,所有的一切

似乎都是那么得完美。

唯独下身那缓缓流出的污浊液体,与她满脸的稚气显得是那么的违和。

即便在车里温暖的环境下,女孩依然浑身颤抖,似乎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对她

产生了巨大的打击。

「妳叫什么名字」

我用着毫无感情的声音,平静地问道。

「我···我叫···小莓···」

「小莓···叫妳小草莓好了,以后妳便和我一起生活吧」

「嗯~谢谢哥哥~」

「哥哥?」

从没被如此称呼过的我,不知为何听到这两个字竟感到了一丝兴奋。

「对呀~妳比我年长~叫妳哥哥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回忆中的她,与小红是那么得相似,甚至就连她们的样貌、声音、年纪都是

那么得合拍,唯独不同的也就是下身的那根肉棒了吧。

「唔~哥哥怎么了~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样~」

回忆被拉扯回现实,我用力甩了甩头,稍稍清醒下头脑,再次仔细端倪了一

下眼前的女孩,看了一眼跨下的肉棒,确认她不是我的小草莓。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妳和她有点像···」

「哥哥~小红也可以做哥哥听话的妹妹呢~哥哥放了小红好不好~」

女孩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努力想要将其抓住。

「呵呵,我只是说妳和她有些像而已,并不代表着我就会因此放过妳」

「啊~~~哥哥怎么这样啦~唔~~」

求饶再一次没能成功,女孩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我一边从旁边的小推车上拿出了一根细长的金属珠串,直径仅有两三毫米。

在女孩的面前晃了晃,她的心跳开始加速,血液一股脑地涌上脸颊,红扑扑

的血色一直蔓延到了耳根,微微张开的小嘴巴里不断地朝外呼出热气。

「这~是做什么啦~」

女孩红着脸,小心翼翼地问道。

「一会妳就知道了」

我一只手捏住女孩的龟头,手指相互挤压,使得顶端的细小洞口微微张开。

另一只手则将金属珠串开始一颗一颗地从洞口向深处塞入。

「啊~嗯~啊~哈~那里~不行啦~啊~不要塞~进去啦~啊~」

冰凉的金属带给女孩强烈的刺激,使得女孩不断地发出动人的娇喘。

随着每一颗珠子的进入,肉棒都会微微地跳动一下,并且也变得更加的坚硬

挺拔。

最终,在我的不懈努力下,长达二十多公分的金属珠串,完全没入了女孩的

肉棒中,仅留下一个金属拉环露在外面。

「啊~哈~好~好深~好像进到小肚肚里面了~唔~好~好奇怪的感觉~」

「别急,还没完呢」

「还~还有?」

接着我从电击器上扯过来一个金属夹子,夹在了金属环上。

「欸~~~不~不是吧~这里也要~」

我对女孩的疑问没有理睬,继续将另外两个小夹子夹在了女孩粉嫩的小乳头

上,还没怎么发育的小胸脯平平的,散发着稚嫩的气息。

「嗯啊~好~好疼~」

女孩吃痛地咬了咬牙。

剩下的一些电极片我将它们随意的贴在了女孩的大腿内侧、胳膊、腋窝和脚

心上。

做完这一切的准备工作后,我将手放到了电击器的开关上。

「怎么样,后悔了吗,不过就算是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呢,哈哈哈」

「不~不要~哥哥~打开开关的话~小红会~会坏掉~呀~~~~~」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我便将电击器的开关打开。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妳在凌虐我的小草莓的时候可没想到过这些

吧!」

「唉~啊~~~不~不要啦~啊~~~咿~~~呀~~~」

我将电击器的电压一点点地调高,女孩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双眼上翻,嘴

巴里不断地发出各种奇怪的叫喊声。

「哎呀!不小心动错开关了,没办法,只能委屈妳多享受一会了,哈哈哈」

「唉~~~啊~~~咿~~~唔~~~」

女孩已经完全无法正常地与我交流,抖动着的身体不不停地撞击着身后的木

板,发出巨大的响声。

小穴里不断向外喷着出一缕缕清澈的液体,肉棒也在拼命的抽动着,似乎是

想要将积攒在体内的浓稠精液射出。

但因为被金属珠串堵住的关系,无论女孩再怎么努力,精液也无法被射出丝

毫。

一边享受着极致的刺激,另一方面欲望却又无法得到释放,因此给女孩带来

了极大的痛苦。

「哈哈哈,怎么样!射不出来很难受吧!」

「咿~~~唔~~~啊~~~求~~~求妳~~~让我~~~唉~~~」

女孩用尽全身的力气,努力说出了几个让我能够听懂的词语。

我伸出手握住女孩的肉棒,开始快速地上下捋动,手上传来微微的电流,感

到一阵阵的酥麻。

「啊~~~唉~~~咿~~~哇~~~」

女孩的身子拼命的向上挺起,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扭曲,小脑袋不断地撞击

着木板,肿胀到极限的肉棒拼命地跳动着。

看起来似乎已经是极限了,我用手指钩住金属拉环,强烈的刺痛感随即从手

指传来,我皱了皱眉头。

开始缓缓地将珠串拉出。

「啊~~~唔~~~唉~~~呀~~~~~」

随着每一颗珠子的露出,女孩的声音也变得愈发奇怪。

在三四颗珠子被拉出后,我嘴角微微上扬,手指用力钩紧了拉环。

一瞬间,乳白色的粘稠液体随着金属珠串的抽出,也一同喷射了出来,在空

气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肉棒的抽搐足足持续了近半分钟才逐渐停止,随后我便将电击器的开关关闭。

女孩的精液非但没有丝毫的腥臭味,反倒为空气中增添了一丝清香。

「啊~啊~哈~啊~哈~呼~」

激情过后,女孩看起来累坏了,柔弱无骨地躺在那里,平坦的小胸脯起起伏

伏,张大的嘴巴不断地将空气吸入胸腔。

「感觉如何」

我再一次发出冰冷地声音。

「哈~哈~要~要死了啦~唔~哥哥讨厌~」

女孩似乎渐渐开始能够享受到其中的乐趣了。

「还是不打算说吗」

「哥哥不要再强迫人家啦~唔~真的~不可以说出来啦~」

「哼!那可就别怪我没给妳机会了!」

再一次的交涉无果,我冷冷地放下一句狠话,接着开始将女孩身上的道具一

一拆除。

其他的倒还好,唯独女孩的小豆豆因为被长时间地暴露在真空之中,已经由

原来的米粒般大小,竟变成了和蚕豆一般,并且红得发紫。

深深刺入其中的银针,也在不停地折磨着小女孩。

我将真空泵的阀门微微打开,使得空气得以进入其中。

随着空气的注入,女孩的小豆豆开始逐渐变小,从银针上退了下来,颜色也

开始渐渐变浅了一些。

「唔~~~我的小豆豆~被玩坏掉了吗~唔~不要~」

女孩心疼的看着自己被折磨惨的小豆豆,却因为四肢被禁锢着,而无法用手

去确认下还是否好用。

小豆豆上被银针扎透的地方,因为电击的缘故,已经有了一丝丝焦色,但这

也正好阻止了血液的流出。

即便已经没有了真空泵的牵引,女孩的小豆豆也依然比原来大了整整一圈。

「唔~变~变大了~唔~已~已经坏掉了吧~呀~~~~」

我用手指用力捏住搓揉了几下,一丝丝鲜血从针孔里冒了出来。

「看起来来还能用,放心,我不会把妳玩坏掉的,我要留着妳,慢慢地,一

点一点的折磨妳!」

「好~好疼哦~哥哥冷酷无情的样子好可怕~奇~奇怪~有点喜欢哥哥这个

样子呢~」

我的脸突然红了一下,竟···竟然被小孩子说喜欢了,不过说起来,这也

不是次了。

犹记得那是个夏日的午后,我在书房里认真的着书籍,突然房门被勐地

推开。

「哥哥~哥哥~和小草莓一起玩来嘛~好不好嘛~」

女孩蹦跳着来到我的身边,伸出小手摇晃起我的胳膊。

「我在读书,妳自己去玩吧!」

我连头也没转,冷冷地回答道。

「唔~哥哥每次都是这样~讨厌哥哥~」

随后女孩便气都都地跑开了。

我用手调整了一下裤子里的巨物,此时已经变得坚挺无比。

这孩子身上总是散发出一股奇怪的清香,每一次她靠近我,我便无法控制自

己的情欲,变得异常地兴奋,这样下去,我真的担心将来的某一天会最终忍不住

将她···所以我一直选择逃避,选择冷澹,试图用这样的方法来保护她,但是

,我错了。

一天的深夜,睡梦中,隐约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那熟悉的香味又再一次

的飘入我的鼻腔。

心跳开始加速,口舌开始发干,下体的肉棒也随着一次次的心跳渐渐挺立了

起来。

我侧着头,微微睁开双眼,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如梦似幻的景象。

「呼···呵····」

呼吸开始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只见,我那平日里乖巧可爱的小草莓,此时穿着暴露,双手被反绑在身后,

精致的龟甲束在女孩的身上勒出一道道印记。

穿过胯下的绳子将一根粗大的震动棒深深地勒入女孩最柔软娇嫩的地方。

脖子上挂着可爱的项圈,上面的铃铛随着吹过的微风发出清脆的声响。

女孩的脚趾也被精致的金属环一一束缚住,两脚之间由一根仅有几公分长短

的细小链子相连,致使女孩每挪动一步也仅仅只可以移动几公分而已。

由此可见女孩到达这里是花费了相当漫长的时间。

咕咚···我将嘴巴里的口水咽下。

「哥~哥哥~为什么不喜欢小草莓~为什么哥哥不肯和小草莓一起玩~呜~」

女孩的声音带着哭腔,我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下去了。

起身来到女孩的面前,单膝跪地,将身材娇小的她一把搂入怀中,一只手轻

抚着她的小脑袋。

「欸~~~」

女孩显然被我突如其来的行为给吓到了。

「小傻瓜···哥哥一直都爱着妳啊!只是···只是我···」

纵然我对女孩的爱意用尽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完,但此时的我却因为异常的兴

奋而无法说出分毫。

「哥~哥哥~唔~那~那个~好烫哦~」

一直习惯裸睡的我刚才下床也忘记了穿上衣服,此时经小女孩的提醒我才发

觉。

原来是我那因为兴奋而挺起的肉棒抵在了女孩柔软的小肚子上,滚烫的热量

传递到女孩冰冷的小肚皮上,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刺激。

「抱···抱歉···」

我微微向后退了退。

「没关系哟~能够听到哥哥的真心话~小草莓非常开心呢~」

女孩说着,跪坐在了我身前,稚嫩可爱的小脸渐渐向着肉棒凑了上去。

完全被情欲冲昏头脑的我,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我们两人的关系,沉浸在了

这浓浓的爱意当中。

「哈~嗯~啊~」

女孩伸出灵巧的舌头,用柔软的舌尖轻轻拨弄起我最最敏感的地方。

「啊···小草莓,啊!哥···哥哥爱妳,啊···」

我彻底沦陷了,在爱的面前,将所有的道德伦理全部都抛掷脑后,全身心地

投入到面前这个小女孩所带给我的享受中。

「啊呜~」

女孩尽全力将嘴巴张到最大,才勉勉强强将我的龟头吞入一半。

「欸···斯···」

细小的牙齿刮过龟头,不禁给我带来一丝丝的疼痛感。

女孩急忙将龟头吐出,抬起头,一脸委屈地望着我,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

般,似乎在等待着我的惩罚。

「唔~小草莓太笨了~把哥哥弄疼了~」

「没关系的,不怪小草莓,妳还太小了,等妳再长大一点就好了」

我轻抚着女孩的小脑袋,似乎这还是自从在救下她之后,次如此温柔的

同她对话。

「唔~人家才不小呢~小草莓已经七岁了呢~」

女孩站起身来,一脸严肃地像我说道。

只是在这样一张稚嫩可爱的小脸上,即便再怎么努力,严肃什么的,也是无

法做到的吧,更何况女孩此时的打扮,根本无法让人无法严肃起来啊。

「七···七岁了么···」

由于常年与女孩并没有进行什么交流,而她的生活起居也一直是由管家在进

行照料,我竟一直不知道女孩的年龄。

七岁的孩子···我还这是个变态啊,我在心中自嘲道。

但在女孩强烈的体香熏陶中,我的理智最终没能敌得过欲望。

我将女孩抱起,轻轻放在了床上。

「哥~哥哥~这么温柔的话~小草莓会不习惯呢~」

果然时间久了已经,我对她的冷澹已经成为习惯了么。

「那么,这样呢!」

我粗鲁地将女孩翻转过去,用手抓住她下体的震动棒,用力抽插起来。

「啊~哈~哥哥冷酷无情的样子真的好帅呢~小草莓好喜欢~」

那一晚,我们尝试了各种姿势、各种玩法,在她的身上,我似乎总能发现无

数的新鲜感。

回忆至此戛然而止。

果然两个人还是太过相似了么···虽然我凌虐着的女孩是小红没错,但心

中所想着的,却一直都是我那可爱的妹妹小草莓啊···「唔~哥哥~小红已经

受到惩罚了~哥哥可不可以放了小红~唔~」

面对着女孩再一次的求饶,我却产生了异常的兴奋感。

似乎她的身上也散发着那股熟悉的味道,那股魅惑的味道,那股让人闻到了

便无法抗拒的味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