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设置: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凉宫春日的催眠 > 【凉宫春日的催眠】(3)

【凉宫春日的催眠】(3)

作者:自在l。

字数:3905。

「我回来了!」

凉宫春日推开家门,喊了一声。

然后便自觉地脱掉了包裹着黑丝小脚的皮鞋,换上了家居的拖鞋。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呢?」凉宫春日有些疑惑地喊道,毕竟平常凉宫春

日的爸爸妈妈都会出来迎接她的。

这时,凉宫玉成的声音恰到好处地传来,「春日,我和妈妈在客厅呢,你过

来吧。」

凉宫春日听了,便向着客厅走去,走进客厅,凉宫春日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太

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客厅内。

成云与凉宫夫妇相对而坐,两方看上去好像交谈的蛮开心得,成云是说个几

句就笑一下,凉宫明菜就红着脸附和着,而凉宫玉成的笑脸干脆就没变过。

凉宫玉成看着凉宫春日进来了,连忙招手道:「春日,来,坐到我身边来。」

凉宫春日虽然有些疑惑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和自己发现的「天命之妖」聊了

起来,但是或许是因为父母在这,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凉宫春日居然没有当场

发作,喊出那四个字。

成云也不禁松了一口气,尽管成云已经在这个房间里布下了好几层结界,但

是成云依然没信心能控制住团长大人,没看见成云连催眠术都不敢直接对团长使

吗?就是害怕团长发觉了不对。

不过嘛,成云看了看一脸茫然的凉宫春日,知道暗示大概已经奏效了,接下

来只要小心点,估计又可以开始一番淫戏喽。

……

凉宫春日看着和自己的天命之妖相谈甚欢的父亲,不禁感到有些无聊,「真

是的,这些东西有什么好聊的?算了,去看看妈妈在干什么好了。」

凉宫春日走到凉宫明菜的身边,伸腿坐下。

看着微笑着地妈妈,凉宫春日有些奇怪,「为什么妈妈的脸这么红呢?」

凉宫春日正想问问凉宫明菜呢,突然感觉自己的腿被蹭了一下。

凉宫春日好奇地向桌下看去,却看到自己的母亲竟然在用脚去帮成云撸管!

凉宫春日虽然现在只是一名初中女生,但是自从八岁那年后,为了更多的了

解这个世界,凉宫春日也查了不少东西,并且了解到了大人的世界。

凉宫春日完全不能相信,平日里端庄贤惠的母亲居然会在父亲和女儿身边用

脚给一个男人足交!凉宫明菜显然是发现了凉宫春日的小动作,或许是因为被女

儿发现自己不贞的羞耻感,凉宫明菜脸上的红晕不禁又加深了一层,同时桌子下

为成云足交着的白嫩脚丫也加快了上下的频率。

被女儿发现和野汉子做爱的背德感以及侍奉主人的愉悦感,让凉宫明菜几欲

疯癫,那宽松的和服随着凉宫明菜的大幅动作而悄悄滑落,凉宫明菜那丰满的乳

房褪去了最后一层防线,双腿之间的淫穴也随着凉宫明菜的动作而若隐若现。

凉宫春日看着凉宫明菜越来越过分的表现,终于忍不住想要阻止自己奇怪的

母亲。

凉宫春日一把抓住凉宫明菜那饱满的乳房质问道:「妈妈,你这是在干什么

啊?」

凉宫明菜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抓住自己的胸部,那从乳房处传来的快感

让凉宫明菜又一次情绪失控,「啊,我在,我在给成云先生足交啊,春日,别,

不要这么用力啊,啊,我,我快受不了了。」

凉宫春日一脸严肃地说道:「不行,为了让你说实话,必须要抓住你的奶子

才行,不然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凉宫春日或许是觉得仅仅抓住凉宫明菜的奶子还不够,居然又揉捏起了那两

颗小红豆。

一阵酥麻感从乳头处传来,凉宫明菜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一阵阵酥

麻和快感。

成云见这母女两人玩的开心,忍不住又加了一条设定,【凉宫明菜身体敏感

度提升五倍。】「啊!!」

突然间,无与伦比的快感从全身各处传来,凉宫明菜,根本无法抵挡这强烈

的快感,身体一阵颤动,竟然是潮吹了!

尽管凉宫明菜现在几乎已经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了,但是她对成云的足交却

没有停止,依然用她那白嫩的双脚摩擦着成云的肉棒,不时还会用脚趾挑逗着**

上的马眼。

凉宫春日不禁一喜,要知道,潮吹状态下的人可是最容易被说教的哦。

凉宫春日连忙趁机质问道:「你以后还为不为天……成云足交了?」

凉宫明菜强压着从脚底传来的快感,回答着凉宫春日的问题,「会,只要成

云先生让我做,我就一定会做。」

凉宫春日愤怒的瞪了自己母亲一眼,「你怎么就屡教不改呢?看来要给你来

点狠的。」

凉宫春日把手伸向凉宫明菜的蜜穴狠狠地捣了起来,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凉宫

的明菜的蜜穴里来回进出,尽管凉宫春日并不会任何章法,但对于敏感度提升了

五倍的凉宫明菜,这已经是极其可怕的快感了。

「啊~ 春日,不要,啊!不行了~ 我又要去了,春日,快停下,啊!」

凉宫明菜身体猛然紧绷,又一舒缓,淫穴内随即喷射出了大量的蜜汁,打湿

了凉宫春日的手指。

凉宫春日又一次质问道:「你以后还敢不敢再和成云足交了?」

凉宫明菜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只能缓缓点头表示自己的想法。

这可是把凉宫春日气得不轻,气愤之下,凉宫春日突然想起了一个好主意,

既然是足交的对象是成云的肉棒,那只需让成云的肉棒软下去不就可以解决了吗?

想到这里,凉宫春日不禁为自己的天才想法感到自豪。

凉宫春日爬到桌下,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给成云足交的凉宫明菜的裸足。

凉宫春日一把抓住凉宫明菜的脚踝,开始快速的摩擦起成云的肉棒来,快感

的程度瞬间增加,成云倒是还可以忍住,可凉宫明菜不行啊!

五倍快感下,随着凉宫春日的大力摩擦,被快感袭击得呻吟连连的凉宫明菜

这次连呻吟也没有了,直接高潮后一头昏死过去。

凉宫春日却仿佛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母亲昏倒一样,继续固执地拿着凉宫明菜

的脚踝摩擦着成云的肉棒。

不过凉宫春日的体力毕竟有限,一直举着凉宫明菜的双腿让凉宫春日不禁微

微喘气,细密的汗滴缓慢地从凉宫春日白皙的额头上落下。

「呼呼,他怎么能坚持这么久啊。」

凉宫春日埋怨地叹了一句,把凉宫明菜的双腿放在了地上,用手臂擦拭了一

下额头上点点的汗滴。

而成云的肉棒却依然挺立如初,凉宫春日看着面前挺立的肉棒,真想给它一

拳,让它软下来。

成云看到这对母女的淫戏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和凉宫玉成对视的眼神也不禁

增添了一分邪意。

尽管凉宫春日对于面前的棒状物实在是有些无奈,但是凉宫春日毕竟是一个

孝顺的孩子呦,为了家庭的幸福,凉宫春日一定不能让母亲出轨,而为了不让母

亲出轨,就一定要让这个肉棒软下去。

抱着一个孝女的信念,凉宫春日向眼前的罪恶肉棒伸出了自己纯洁的幼小双

手。

「哦~ 」感觉到自己的肉棒上突然出现了一股冰凉的触感,成云不禁呻吟了

一声,用着透视眼看到了桌下的团长正在用她那幼小的手掌摩擦着成云的肉棒,

而那充满信念的眼神让成云的肉棒不禁又硬了一分。

这个时候,成云才感觉到了那操控思想的力量带来的快感,力量让人沉醉,

尤其是这种肆无忌惮的力量。

成云感受着这股力量带来的享受,并暗自决定这次的计划必须要完美成功。

凉宫春日按着记忆中那些图片里的方法上下撸动着成云的肉棒,从肉棒上传

来滚烫的触感让凉宫春日那白雪般的脸蛋不禁多了一份红色的晕红。

尽管这是为了父母才做的,但是作为一个天真烂漫的女生,还是会害羞的好

不好?

凉宫春日学着自己母亲刚刚的动作用手指在成云的肉棒上轻轻抚过,偶尔还

用指甲挑逗下龟头上的马眼。

成云看着凉宫春日的动作不禁呻吟了一声,「啊~ 」

「不对,怎么会,这种感觉……」成云突然感觉不对,现在的快感简直是刚

刚凉宫明菜足交时的几十倍!

这种快感,绝不是正常情况!成云转念一想,随即明白了原因,自己现在的

力量来自于凉宫春日的臆想,既然如此,凉宫春日肯定把她当成了天命之人,而

且,天命之人和天命之妖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

可恶,想漏了啊。

成云握紧拳头,抵抗着如潮水般涌来的快感,看着在桌下忙活的凉宫春日,

成云不禁低吼道:「别给我太得意啊。」

凉宫春日看着眼前越发坚挺的肉棒,突然想舔一下,这个想法让本就羞红的

脸蛋更是直接红成了林檎一般。

「没关系吧,反正,反正天命之妖也就是我的私人物品,和,和玩偶一样,

舔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在一番自我安慰之下,凉宫春日终究还是伸出了丁香小舌,在成云的马眼上

舔了一下,这一舔不要紧,一大堆**便射在了凉宫春日的脸上,还有一小部分凉

宫春日躲闪不及,被射进了嘴里,慌乱中居然吞咽了下去。

不用多说,这自然是成云的邪恶策划。

在**之后,成云的肉棒总算是软了下去,凉宫春日看着成云疲软的肉棒满意

地点了点头,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总算是成功了!

凉宫春日从桌下爬了出来,自豪而又挑衅地看了成云一眼。

这时,凉宫玉成突然说道:「嗯,春日,经过我和成云先生的商讨,接下来,

你就去成云先生家接受详细治疗!」

「哈?」凉宫春日惊讶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什么意思?」

成云翩翩站起,从怀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凉宫春日,说道:「鄙人成云,是

一位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

……

玄关处。

成云正带着一脸不情愿的凉宫春日和她的家人进行告别。

凉宫明菜慈爱地摸摸凉宫春日的头发,说道:「春日,你可要听成云先生的

话,好好配合治疗哦。」

凉宫春日撇了撇嘴,说道:「什么嘛,我都说了,我没病!」

凉宫明菜像哄小孩一般笑着说:「是是是,我家春日最棒了。」

凉宫春日实在受不了这个语气,不禁反击道:「你也是,不要让我再逮到你

做那种事哦,真是的,都这么大了,还要我帮你操心。」

凉宫明菜笑着说:「春日哦,你是说我帮成云先生足交的事吧,我现在可是

成云先生的性奴哦,所以那都是理所当然的了。不过,你操了什么心啊?」

凉宫春日突然羞红了脸,什么啊?妈妈居然是那货的性奴隶,那我又为什么

做那些事啊?我,我白操心了啊!

这时,凉宫玉成突然来了一击神补刀,他居然把春日做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了。

顿时间,玄关充满了大人对于孩子的嘲笑笑声。

凉宫春日捂着脸,感觉自己都没脸见人了。

就是嘛,凉宫明菜作为性奴做那些事,不是很正常的吗?对吧?

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